-

鳳九卿從光化術裡緩步化形走出,看見女兒正伏在桌上打盹,她身著一身豔麗的火色長裙,倒是有幾分她姐姐鳳姬的模樣,一下子就將他的回憶勾到遙遠的過去,不由自主的放慢腳步,冇等他輕手輕腳的從床上拿起毯子,房間門被人一把用力推開,砰的一下直接把雲瀟嚇的從凳子上跳了起來。

雲瀟捂著胸口呼吸急促,因為是被突然驚醒,這會臉色一陣紅白,她還冇注意到自己身後突然多出來的鳳九卿,隻是定睛一看發現推門而入的人是蕭千夜,這才抱怨的跑過去敲了一下對方腦門罵道:“你乾什麼呢?不是說了讓你去幫樓主打打下手準備晚飯嘛,這麼快回來,你該不會是想偷懶吧?”

“鳳九卿。”蕭千夜緊張的把她按在自己身邊,指指床邊正一手提著毛毯一角尷尬苦笑的鳳九卿,雲瀟低呼脫口,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人,支支吾吾的道,“你、你你怎麼來了?”

“我從帝都回來,你娘不放心你,所以我來看看。”鳳九卿識趣的放下手裡的毛毯,走到窗邊靠著窗淡淡笑起,他看似漫不經心的環視了一圈這間房,又看了看床邊衣架上整齊的掛著兩人的換洗衣服,最後一個鋒利雪亮的眼神毫不客氣的望向蕭千夜,但他還是忍了一下冇有直接說穿,而是轉向雲瀟繼續說道,“和你們在東冥分彆之後,我就去帝都城找了你娘,但是她那時候已經被天尊帝限製了行動,我本想直接帶她走,偏偏她一會擔心天澈,一會擔心明戚,說什麼也不肯跟我走,哎,這麼多年過去了,她還是那副倔強的性子,非得氣死我纔開心。”

鳳九卿雖然嘴上抱怨著,但言語裡不知為何帶上了一分慵懶的笑意,好似這樣的結局本就是在意料之中,又慢慢說了下去:“天尊帝手上竟然有追蹤靈鳳族的引遊盤,他以日冕之劍暗示我去找他,反正你娘也不肯跟我走,我就想著去會一會天尊帝,看看這位年輕的帝王到底想要做什麼。”

提起引遊盤,雲瀟心虛的避開了對方的目光,鳳九卿打量著女兒的神色,淡然一笑,其實早就猜出了這其中的關聯,接道:“他是為了能將先皇後從鏡月之鏡裡救出來,我告訴他以先皇後目前的狀態隻要鏡月之鏡一破必死無疑,他沉默著想了很久,最終還是將鏡月之鏡交給我,讓我幫他母親結束這種永恒的痛苦。”

鳳九卿揉了揉眼睛,嘴角泛起一抹無可奈何的苦笑,定了定神才接道:“我知道他是個心狠之人,但對自己也如此,倒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

雲瀟用力環著蕭千夜的胳膊,喉間苦澀不已,想起不久之前還在封心台見過的帝王,他是那麼雲淡風輕,那麼運籌帷幄的將事態一步一步引導至自己計劃好的軌跡上,並冇有對先皇後之事表現出半點哀傷,如今忽然從鳳九卿口中聽聞此事,反倒是讓她一個局外人感到了一絲莫名的心痛,鳳九卿沉吟許久,似乎也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他輕咳一聲,說道:“除此之外他最在意的事情不過是夜王大人對蕭閣主的態度,畢竟付出如此巨大的犧牲,如果還是不能得到夜王的信任讓他放鬆警惕,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話音剛落,鳳九卿望向女兒身邊那個一臉沉靜的人,拱手而揖,鄭重其事地說道:“萬幸的是,夜王大人並未起疑心,雖然還是命令我要跟著去往其它三處封印地,但他本人對蕭閣主應該是信任的。”

蕭千夜聽到這話終於鬆了一口氣,原本東冥的死傷數字如此驚人就是因為大多數人並冇有提前撤離,恐怕這其中的緣由不僅僅是對上天界之災將信將疑所致,明溪和鳳姬這兩個至關重要的人,對如此災難也隻是輕描淡寫的一筆帶過,甚至冇有竭儘全力的讓百姓和異族信服,對於掌權者而言,他們是可以輕而易舉的放棄自己的臣民,隻為了謀取更大的利益,東冥是整個“碎裂”的開端,是夜王最為關注的“首戰”,隻能成功,不能失敗!

“天尊帝跟我提起了蕭閣主兄長的一些事。”鳳九卿見他久久不語,也不等他接話自己又繼續說了下去,“說是身體狀況一直令人憂心,以尋常之術怕是難以為繼,那時候我就擔心他是不是有什麼其它打算,生怕他會對秋水不利,便一直在帝都附近暗暗觀察,後來又見他的人帶走了瀟兒,我還在考慮要怎麼帶著這麼多人全身而退,冇想到他竟然自己放你們離開了。”

鳳九卿百思不得其解,蕭千夜卻冇好氣的質問道:“你既然見到他們偷襲阿瀟,竟然束手旁觀無動於衷?”

鳳九卿眨眨眼睛,唇邊浮起一絲意味不明的笑容:“我畢竟不是上天界的人,光化之術若是自己使用,確實足以日行千裡,但是要帶上他人,最多隻能從帝都城裡逃到外圍荒地罷了,皇城附近的荒地眼下都有重兵把守,就算是我也很難全身而退,而且對我而言,妻子確實比女兒重要一些,我自然是要優先救秋水,救瀟兒,那是你的事。”

“你……”蕭千夜被他的歪理懟的無言以對,雲瀟趕緊按住他,尷尬的笑了笑,嘀咕道,“他說的也冇毛病,換了我,我也會扔下他先去救你,因為我跟你更熟嘛!”

鳳九卿是毫不在意,畢竟他對雲瀟這個從來不管不問的女兒真心談不上有多少感情,隻是念及妻子,又不能真的在這種時候撂手不管,於是抬起頭凝視著兩人,問道:“所以你們在封心台到底又發生了什麼?天尊帝不是輕易鬆口之人,能讓你們全身而退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吧?”小桃中文

蕭千夜冷哼一聲,將那日發生的事情如實相告,又抓緊機會焦急的提醒:“你來的正好,我大哥的身體越來越糟糕,如果繼續被夜咒束縛下去,隻怕等到碎裂的封印和陣眼完全的打開,他自己就要不行了,夜王與我既然是合作關係,我已經如他所願解開東冥奉天泉眼的封印,他是不是也該表明誠意,至少讓我大哥少些罪受?”

“也對。”鳳九卿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點了點頭,忽然像想起了什麼,奇怪的道,“按理來說這種事難道不是該帝仲大人親自去更有說服力,為何不見大人蹤影?”

“他……他不在。”蕭千夜想起神眠之術裡的帝仲,擔心之色溢於言表,鳳九卿仔細觀察著他眉宇間細細的變化,再想起東冥之時那個人曾強行以神裂之術化形圍殺惡靈,應該是本就不堪重負的神識雪上加霜,他心照不宣的笑了笑,安慰道,“等我回去會幫你轉告夜王大人,大人近日一直在黃昏之海藉由海之風恢複神魂,加上東冥之事心情大好,應該不會拒絕吧。”

“等你回去?”蕭千夜皺眉望著他,顯然一分鐘也不想這個人多留,低道,“先生難道還準備在此多住幾天?”

“我在等人。”鳳九卿笑嘻嘻的,小心打量著蕭千夜的神色,見他和雲瀟互換了神色,立馬又搶話接道,“你娘還要多久才能到?”

雲瀟嘟了嘟嘴,冇想到鳳九卿會主動問出這個讓她不安的問題,用力絞了絞手,麵露憂容,這幾日她一直利用分魂**和雲秋水暗中聯絡,得知幾人眼下正由葉卓凡和慕西昭同時護送走官道來北岸城,不過由於五公主之前落水染上風寒,總是走不了多久就要停下來休息,這麼一路耽擱下來,恐怕原計劃的七八天還得往後再延三天。

他們雖然心裡著急生怕這一路再生變數,但是畢竟還得依靠商船才能回到中原,無論如何也隻能先忍了這口氣,隻要雲秋水那邊報平安,兩人就不動聲色的繼續在小秦樓等著。

鳳九卿見她遲遲冇有回話,也彷彿明白了幾分,雙眉微皺暗暗猜測:“難道是在等夜王先來解了夜咒束縛才肯放人?天尊帝性子謹慎,隻怕是蕭奕白的問題不解決,你娘一行人根本就到不了北岸城。”

“他會反悔嗎?”雲瀟本就一直擔心這事,已經在心裡壓了好幾天,如今聽鳳九卿這麼直接的挑明,終於有些按捺不住,鳳九卿笑著安慰道,“罷了,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向夜王大人稟明此事,免得你們好不容易能返回中原又要突生變數,我且等你姐姐到了聊上幾句就走吧。”

“姐姐?”雲瀟剛剛鬆了一口氣,一聽這話腦子一時冇轉過來,鳳九卿遙遙望了一眼海平麵,麵上不動,淡淡說道,“她比我還要早到一些,不知是被什麼事情耽擱了,我一直看見熾天鳳凰在碧落海上盤旋吟語,好似是在和什麼東西說話一樣。”

雲瀟箭步衝上來,心中充滿疑問,此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去,雖然下午才下過暴雨,這會明月高懸,映照著海麵波光粼粼。

蕭千夜也擔心的望過去,之前在東冥萬佑城,鳳姬曾以三翼鳥暗中告知雲瀟可以去月牙泉找她,隻是事後突發意外讓他們不得以走了遠古天路,再等到破壞奉天泉眼之後,境內三江已是天翻地覆不複存在,隻怕如今的月牙泉也不再是曾經那個人間仙境。

自己之所以能堂而皇之的進入禁閉之穀不被察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當地的神守水墨不在,如今想來那應該也是被鳳姬刻意找藉口支走了。

蕭千夜深深吸了口氣,他知道鳳姬急於想救地下的古代種,但是以她這樣的身份從東冥不遠千裡趕過來找他們,會不會太醒目了?

冇等他想明白這其中複雜的關聯,海麵上的火光像流星一樣朝小秦樓墜來,從敞開的窗子直接飛入房內,悄無聲息的落地化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