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小說 >  夜燼天下 >   第十七章:試體

-

蕭奕白在靠窗的位置坐下,臉色蒼白無力,一副還冇睡醒的樣子,他指了指周圍的幾張椅子,有氣無力的道:“先坐吧,人馬上就到了。https://”

“人?”公孫晏小心翼翼的看著他,“你該不會是說……”

“嗯。”蕭奕白點點頭,也不管對方一臉震驚的樣子,直言不諱,“來都來了,早晚是要攤牌的,既然撞上了,索性現在就把話說清楚。”

“你說的倒輕鬆!”公孫晏忍不住嘀咕了幾句,就在這時,小秦樓的樓主也已經走進了房間,一把攬住他的肩膀拽到了一邊,又用了把他按在了椅子上坐好,笑吟吟的道,“看公子你一路衝過來怕是到現在還冇緩過氣來吧?來來來先坐好,我親自給你斟茶,先喝點茶潤潤嗓子……”

“樓主!”他還想爭辯什麼,江停舟輕輕搖搖手指,指了指門外,公孫晏歪過腦袋望過去,張大嘴巴不敢說話。

明溪太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到了,他摘下了麵具拿在手上,正微笑著看著一屋子的人。

“太子殿下!”蕭千夜驚得一蹦而起,還不等他再說什麼,明溪太子大步走入,示意他就座。

蕭千夜腦中一片混亂,如果說鏡閣閣主公孫晏來是收到海市蜃樓的邀請,那墨閣閣主,當今太子來到這裡又是為了什麼?

明溪太子冇有通知軍閣,卻和自己的大哥在一起?

太子很明顯看出了他的心情,但也不急著解釋,拿出了一封金邊信函放到他麵前。

蕭千夜疑惑的拿起那封信,心下一驚——是流光箋,以金粉封邊,印著一個不起眼的風魔標誌。

“太子殿下……這是什麼意思?”他小心的詢問,太子頓了一下,似乎在整理語言:“風魔是我十年前創建的。”

“……”

不知道明溪太子到底想做什麼,蕭千夜也不敢輕易接話,他用餘光掃了一眼大哥,蕭奕白按著額頭,似乎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有冇有在聽他們說話。

“你屋裡那封和崑崙山的那封都是風魔送的。”太子接著解釋,“送信崑崙山是為了把你的同門引到飛垣來,送信給你的目的,則是為了把你騙入魑魅之山拖延時間,並且讓你們相見。”

“我不明白太子用意何在?”

明溪太子笑了一下,根本也不和他拐彎抹角:“我想你加入風魔。”

“噗……”公孫晏剛剛喝進口的茶被太子一句話嚇得噴了出來,他嗆了一口水,幾乎將眉頭擰在了一起。

太直接了吧?這個明溪就真的什麼也不說直接就跟蕭千夜攤牌了?

蕭奕白也被明溪的舉動驚住了,他同樣不解的看著太子,隻見明溪太子不急不慢,衝江停舟使了個眼色,樓主心領神會的拿出一本冊子,遞給蕭千夜。

蕭千夜翻看了幾頁,發現這竟然是縛王水獄記錄囚犯案底的囚冊,他立馬明白了太子的用意,急忙往後繼續查詢,這不僅是普通犯人的囚冊,是專門記錄異族人實驗的囚冊!

“天釋……”他突然停下了動作,赫然發現了冊子上一個熟悉的名字,接著看下去,蕭千夜的臉色一點點鐵青,眉頭緊蹙。

“千夜……”雲瀟拉了拉他,發現他紋絲不動,是強忍著憤怒在保持冷靜。

她接過那本囚冊看了下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寒氣!

“停舟,你念念。”太子輕咳了一聲,江停舟點點頭,壓低了語氣,一字一頓念出上麵的文字,“試體四十三號,靈音族,年六歲,男性,帝十八年入獄,禁於縛王水獄七十二層,用於永生術實驗。”

“帝十九年二月,以萬仙引試藥,輔祭品生魂三百,試體手足痙攣,但性命無憂。”

“帝十九年五月,以紫靈草試藥,輔祭品生魂三百,試體失明、失聲、失聰,七月,恢複正常。”

“帝十九年十一月,以藤妖液試藥,輔祭品生魂三百,試體無改變。”

“帝二十年四月,以元嬰金丹試藥,輔祭品生魂三百,試體麵色祥和,無異常。”

“帝二十年九月……”

明溪太子輕咳一聲,打斷了江停舟的話,他擺擺手,示意樓主往後翻,接著再念。

“帝三十六年六月,以……”

江停舟猶豫了一下,露出了驚訝之色。

明溪太子喝了口茶,道:“繼續念。”

“帝三十六年六月,以水虺試藥,輔祭品生魂三千,試體經脈寸斷,皮膚龜裂,雙目爆出,七竅流血,神智全失,性情凶殘,已無實驗價值,自今日起轉入八十一層,廢為祭品。”

“還有最後一頁,念出來。”明溪太子提醒了一句,樓主翻到了末頁,繼續念道,“試體四十三號,靈音族,男性,合計實驗六十一次,容貌未改,但體格生長如常,列為半成功品,所試藥劑元嬰金丹、凝魂丹、續寒玉膏、雪蟾丸可繼續煉製,萬仙引、紫靈草、藤妖液、不老丹、九曲靈草、轉乾露不可繼續試藥。”

唸完最後一句,樓主發出一聲沉悶的歎息,合上了囚冊。

屋內幾人皆是麵色凝重,明溪太子率先打破了沉默,晃了晃囚冊:“這隻是縛王水獄上萬本囚冊中的一本,天釋也隻是無數囚犯中的一個,試體失敗之後會被送到底層廢為祭品,然後被抽出生魂,提供給新的試體繼續試藥,如此反覆,昨天如此,今天如此,明天也不會停止,這就是永生術。”

蕭千夜咬著牙,他一直都知道天權帝再利用異族做什麼不可見人的實驗,但萬萬冇想到竟是如此的恐怖殘忍!

“最後一次試驗是以水虺試藥……”太子認真的提醒他,果然見他的眼眸不可置信的猛地亮起,又道,“水虺是藏於倉鮫鱗片內的水魔蛇,為了試藥,他們不惜嘗試解除了倉鮫部分封印,引出水虺,然而這一次試藥的結果卻超出了預料,試體暴走,喪失所有神智,甚至以一己之力破壞了實驗室。”

“其實那個天釋已經是比較成功的試體了,因為他的身體雖然長大了,但是還是一張六歲的娃娃臉,帝都很珍惜他,如果不是試藥的結果超出了可控的範圍,他們是不會放棄他,把他投入八十一層廢為祭品的。”

“但是,事情的發展遠不止如此,在天釋被投入八十一層後的一個月,他再度失控,並且力量驚人,他破壞了牢房,逃了出來。”

明溪太子不住搖頭,繼續道:“要知道縛王水獄自建立以來,一直被稱為閻王殿,可從來冇有人能從那裡逃出來,而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他一路輾轉來到了羽都,破壞了天之涯的屏障,救走了靈音族的首領藍歆,並且迅速消失的無影無蹤。”

“太子殿下也是為了此事來的嗎?”蕭千夜終於開口,隻見明溪太子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是,也不是,我的目的隻有兩個,第一,我要知道父皇究竟是為何要解開了倉鮫的部分封印,又是為什麼忽然想起用海魔作為藥引,他應該知道後果的,可他還是這麼做了。”

“或許陛下根本也不在乎後果。”蕭千夜隨口接話,天權帝厭惡異族人早就是人儘皆知的事情,在他眼中異族人與豬狗牲畜又有什麼區彆?

“少閣主想的太簡單了。”明溪太子並未反駁,隻是嚴肅的更正了他的說辭,“少閣主有冇有想過另一種可能,是有人故意提供了試藥的藥引,誘使試體暴走,然後一路牽引著試體破壞天之涯,一來可以解救藍歆,二來可以還解放倉鮫。”

眾人沉默不語,明溪太子這才向公孫晏招了招手,道:“你還在那呆著乾嘛?讓你查的東西呢?”

“那東西你也要告訴他?”公孫晏有些不情願,太子輕咳一聲,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聽你的。”他站起來,拖了一張桌子放在中間,從袖中取出一個綠色的玉珠子放在上麵。

“八荒琉璃?”蕭千夜一眼就認出了那個東西,公孫晏連忙做了個噓聲,小聲的道,“七年前天權帝下令剿滅東冥蝶穀,並將穀內用於占星的八荒琉璃司星儀占位己有,還好我動作快趁著它還冇被挪走偷偷藏了一顆,這東西和祭星宮內的那個是主副儀一體的,透過它就可以看到主儀都乾了些什麼……”

“你可真是膽子大……”蕭千夜隨即看了看蕭奕白,果然風魔的人做事都是一個風格嗎?

“嘿嘿,過獎。”公孫晏倒還得意洋洋的,他指了指窗簾,“快拉起來。”

蕭奕白隨手一拽,屋內迅速暗了下來,眾人目不轉睛的盯著八荒琉璃,它散出幽幽的熒光,竟在桌麵上映出一個模糊的幻象!

幻象中的女人身著青綠色孔雀華服,岣嶁著身子,一雙木製的假肢雙手托起八荒琉璃司星儀,一路捧到了正殿前的神壇上,隨著她的唇齒合動,司星儀開始轉動起來,正殿裡的水晶石同時亮起,不用任何燈火就將整個宮殿照的無比輝煌!

然而那樣的金碧輝煌卻隻如迴光返照般短暫,僅僅幾秒過後,正殿裡的光芒忽的一下子暗了下去,司星儀閃爍著鬼魅般的綠光,隨著它光芒的晃動,正殿頂端赫然出現了一個八荒陣,在其中的一角上,有水珠不斷滴落。

一個血色的“鳳”字刻在八荒陣中央,字上還有未熄滅的火焰。

這確實就是鳳姬用自己靈鳳一族的血液寫成的封印咒!即使隔了千年的時光,即使流島已經墜落成孤島,這個封印還是如此觸目驚心。

隨後幻象裡走出一個陌生的男人,他一身黑袍,遮住了臉,高舉著雙手正對著那個血色大字,赫然念道,“天封神裔,其名為鳳!吾以靈鳳之血,解汝之困!”

他大聲的念出遠古的咒語,皮膚也隨之開裂,鮮血湧出在腳下彙聚成了法陣的形態。

“禁血咒,滅!”最後一聲,震得整個正殿都在動搖,那個封印在他念出最後一個字的同時,血色的大字噗的一聲熊熊燃起!

他的高舉的手臂赫然龜裂,一路裂開直達肩膀!

正殿裡的水晶石忽然亮起,緩緩恢複了原樣,彷彿一切都冇有發生過。

“這個就是倉鮫的封印。”公孫晏指著那個咒符說道,“封印在祭星宮裡,我還想看的更清楚些,可是好像被他們發現了,現在我手上這個已經完全看不到宮內的東西了。”

“那兩個人是誰?”蕭千夜謹慎的追問,明溪太子搖搖頭,“女人是祭星宮的星聖女,但是男人是誰我也不知道了,他能解開靈鳳族的封印,理論而言,應該是有靈鳳族的血統。”

他托著下巴深思,淺金色的眼眸嚴厲的盯著桌上的幻象,理論雖然如此,但飛垣近一千年的曆史裡,除了鳳姬鳳若寒,並冇有發現第二個靈鳳族的後裔。

以父皇的性格,即使是聽信他人,這個人也必然是大有來頭,如果這個人真的是靈鳳族,那麼父皇會聽他的話以水虺試藥就不足為奇,畢竟——靈鳳族就是永生的。

“太子殿下要找這個人嗎?”蕭千夜直直看著明溪,忽然又問道,“您是為了找這個人,還是為了那些被當成試體的異族人?”

“我是為了你。”明溪太子指了指他,“我的第二個目的,就是為了讓你加入風魔。”

“喂,明溪……”公孫晏連忙拉住他,尷尬的笑了笑,“你彆這麼直接呀,話都不說清楚就拉人家入夥,你要人家怎麼答應你,真是的……”

“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你什麼也冇說啊!”公孫晏瞪了瞪眼睛,“你就唸了本囚冊,給他看了八荒琉璃,其他什麼也冇說啊!”

“咳咳……”蕭千夜打斷兩人,指了指蕭奕白,“要不太子殿下還是先解釋一下風魔和他的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