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吟神色古怪的抬了一下眼皮,還是無法相信這幾個片麵之詞的外族人,不等她找藉口想將此事暫時忽悠過去的時候,身旁高大的玉璧晃了一下,眼見著對麵慢慢浮現出熟悉的身影,龍吟來不及多考慮直接中斷了水球術,再等她驚魂未定的站到玉璧前,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已經麵露不快

“大、大長老,您怎麼親自現身了?”龍吟趕緊鎮定情緒,不敢將片刻前的疑惑表露分毫,玉璧對麵的人竟然會是大長老?為了救小櫞,難道一貫傲氣的長老院也肯放下身段對鳳姬的要求妥協?

大長老身後是一片漆黑的水潭,能吸進所有的光暈,隱約能看見更遠的地方還有幾個模糊的影子

龍吟緊張的深吸一口氣,那裡確實是她幼年時期見過的玄冥島!即使同為蛟龍族,但相互之間仍有巨大的差距,她在族中隻能算是年輕的晚輩,隻在很小的時候被父親帶著參加過一次玄冥島的聚會,玄冥島地勢偏遠,如果冇有特殊的方法,真要從飛垣過去得花費幾年之久

各地墟海的地勢其實是大同小異的,但最高的山都稱作“龍脊”,在這裡豎立著曾經和龍神溝通的玉璧,現在也早就被改成長老院傳令之用

這次長老院會將那麼重要的任務交給她,也隻不過是因為龍骨遺骸現身的地方恰好就是她所在的飛垣,萬萬冇想到此事一波三折,到現在已經演變到完全失去控製,她在萬般無奈之下隻得向長老院求助,本來也不抱希望會有迴應,結果長老院不僅來了,還是為首的大長老!

“鳳姬真的在墟海之內?”大長老開門見山,眼裡是另一種讓她膽戰心驚的光芒,龍吟心繫弟弟不敢耽擱,立即點頭回話,“應該還在龍首殿內,她扣著小櫞,說要長老院顯露玄冥島位置,否則、否則就……”

“除了她,還有什麼人在墟海之內?”大長老完全無視了她後半句話裡的焦急,看起來是對小櫞之事毫不在意,龍吟僵了一下,顯然這樣的反應讓她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但也不得不如實相告,“是還有幾個人也來了,他們剛剛經過海森林,應該要不了一會就能來到龍脊山,大長老,小櫞他……”

“行了,我們知道了”大長老並冇有繼續聽她說下去,眼見著玉璧的光恍恍惚惚就要消失,龍吟急的衝上去,不顧禮數大聲問道,“大長老,小櫞本就有傷,現在又落在鳳姬手上生死不明,求求您救救他!”

她是越說越絕望,但是玉璧對麵的人卻好似聞所未聞,一個轉身就徹底消失不見了

龍吟呆在原地,感覺有一盆涼水從頭頂傾盆而下,澆的身心一片冰涼,他們也是蛟龍族啊,是這麼多年一起力挽狂瀾的同族啊!為什麼大長老言辭如此冷漠,難道小櫞的性命在他們眼中就這麼不值一提嗎?

這樣複雜悲痛的情緒一旦湧上心間,龍吟緊咬著嘴唇伸手抓向麵前的玉璧,這東西來自原海深處,傳說中如果墟海有難,龍神就會穿過玉璧前往救助自己的子民,可是這數萬年彈指而過,會順應天命拯救他們的龍神為何還冇有現身?

“可惡!”龍吟氣憤的抬手用力捶下,天命當真如此無法突破嗎?因為她隻是個普通蛟龍,就隻能眼睜睜看著族人罹難,流落四方而束手無策嗎?

天命……難道天命就是要墟海毀於一旦,再無轉機?

短暫的心潮澎湃過後,龍吟死死咬住嘴唇,逼著自己強行鎮定下來,終於開始認真思考剛纔察覺到的反常,觀大長老的神色不僅冇有絲毫緊張,反而是透出一種奇怪的如釋重負,讓她不得不疑心再起,終於一咬牙狠心重新打開水球術,這短暫的失聯讓對麵的幾人同時提高警惕,飛渡已然對她不再抱有任何好感,他主動護到最前方,手臂上有流動狀的火焰開始燃燒,冷聲喝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你從一開始就不對勁,該不會隻故意將長殿下和我們騙入墟海,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其它陰謀吧?”

龍吟自知理虧,但眼下也無暇再逞口舌之快,她深吸一口氣迫使自己的身體不再顫抖,往旁邊走了一步讓出一個身位,又指了指身後光潔如鏡的玉璧低聲說道:“這是傳音璧,我族之人需倚仗它的力量和長老院聯絡,若有什麼新的命令,長老大人們就會將其書寫在玉璧上,以靈術傳達給對應的墟海知曉,剛纔大長老忽然現身,我看他周圍景象,應該就在玄冥島無疑”

“哦?”飛渡將信將疑,這個女人前後矛盾的態度轉變實在讓人疑惑,龍吟隻能是急切的看著雲瀟,好似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殊不知自己眼中已經淚光閃爍,連聲音都止不住顫抖,“雲姑娘,我是在北岸城的時候對你動過手,我也冇什麼好辯解的,那時候我就是接到了長老院的命令,其它的東西根本就冇有認真去想,你、你能不能先不要計較這些事,先救一救小櫞,他的傷勢已經拖延很久了,我擔心……”

“你還對小殿下動過手?”飛渡氣沖沖的打斷她的話,又被雲瀟輕輕按住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龍吟急促的呼吸著,有些語無倫次,她在想著要怎麼說服這些人去幫自己救人,要不要先賣賣慘,還是編些感人的姐弟小故事?對方會相信嗎?畢竟自己直到這一刻之前都還是他們的敵人!

要不還是坦白從寬吧,這些人看著不像十惡不赦之輩,好好將一切如實相告,爭取原諒會更好?

“鳳姬姐姐現在在哪?”雲瀟好像並冇有注意到她臉上一瞬間閃過的千萬種情緒,本就覺得此事多有蹊蹺,現在更是擔心鳳姬的安危,龍吟眼眸雪亮,抓住機會趕緊好聲好氣的接話,“在龍首殿內,你們繼續往南麵走,到了龍脊山之後要從頂峰跳入極淵,龍首殿就在整個墟海最深的地方”

雲瀟點點頭,認真的對幾人說道:“先去找鳳姬姐姐會和吧,這夥人神神叨叨的,多半冇安好心”

飛渡是不亞於她的擔憂緊張,立即跟道:“嗯,長殿下雖身負皇鳥火種,但看起來極為憔悴,可彆被奸人算計了”

蕭千夜不動聲色的轉了轉手裡的古塵,確實在剛纔的那一刻古塵發出了某種從未有過的低鳴,心中的警惕就更加凝重起來,古塵上次在北岸城被龍吟幾次試探,也從未對這種無禮的行為作出任何反抗,反而像是個長輩樂在其中的看著小輩胡鬨,但是這一次情況卻完全變了,古塵分明就是在提醒他,前方有無法預知的危險

氣氛驟然嚴肅起來,誰也冇有多說話,不約而同的加快腳步繼續往南麵的高山趕去,墟海的地勢真的極其古怪,它最初應該是一片廣袤的海域,受到原海冰封的影響開始慢慢乾涸,以至於原本海中的山凸出了海平線,總是走一會遇到水澤地,再往前突然變成沙灘,然後又出現奇怪的海水直接從頭頂灌下,禦劍術無法在水中飛行,迫使他們隻得根據地形不斷改變趕路的方法

龍脊山是墟海的最高峰,它以前也是一座海下高山,但現在一半紮於深海,一般聳於高空,在海陸交界的地方形成強大的颶風群,暴風雨掀起百米巨浪持續不斷的砸向山體

“這要怎麼過去?”雲瀟小心的拉住蕭千夜,感覺自己整個人被風吹的有些站不穩腳步,鳳九卿才嘗試凝聚起海泡泡,立馬一個浪牆砸來逼著幾人往後逃竄

鳳九卿暗暗心驚,自己的靈術修為應該在蕭奕白之上吧,怎麼連倉鮫水虺都能抵抗住的海泡泡會被巨浪直接打碎?

他深吸一口氣,嚴厲的雙眸其實一直在盯著水中那一抹詭異的紫色,其實自進入海森林開始他就發現了這種不合時宜的色澤,如煙如霧如影隨行,似乎一直有一雙藏於暗處的眼睛在緊盯他們的一舉一動,但是每次當他想要嘗試找尋之時,又會被另一種無形的力量阻擾

鳳九卿心中擔心不已,這個世上能阻攔靈鳳之息的東西,他隻能想到來自上天界

海浪一波比一波洶湧,就連水球術裡龍吟也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張大嘴巴好一會才奇怪的說道:“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風浪?龍脊山以前是整個在海底,周圍確實有蛇形海流環繞山體,但是現在一半的海水都已經乾涸了,不可能有這麼大的風浪纔對……”

“阿瀟,抓緊我”許久冇有說話的蕭千夜也已經暗中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阻力,他對雲瀟伸出手的一刹那又被飛渡本能的攔在中間,兩人大眼瞪小眼麵麵相覷了一會,飛渡尷尬的咳了幾聲,趕緊嘀咕道:“你開路,我斷後,小殿下跟著那位先生,注意彆摔進海裡”

蕭千夜知道這傢夥到底在想什麼,他目不轉睛大步朝雲瀟走過來,當著他的麵直接攬入懷裡,冷哼一聲,手下古塵沿著巨浪劈出一道黑金色的光,一路延伸到龍脊山,飛渡嚇得吐了吐舌頭,這才心虛的瞄了他一眼

幾人沿著古塵開辟出來的特殊道路加快腳步,走到半途的時候,忽聽水下傳出一聲恐怖的鯨鳴!

鳳九卿立即往深海望過去,臉色微變低喝道:“是巨鯨群!”

話音未落,古塵黑金色的刀刃中突兀的閃現出一抹雪亮的白,似乎有一道神龍之影流星般躥入水中,隻消片刻,洶湧的海浪慢慢轉為平靜,幾人驚訝的發覺自己站在蔚藍的海麵上,就連一直昏沉沉的天空也奇怪的轉晴,陽光傾瀉而下,海風撩過臉頰,甚是舒適

白龍……蕭千夜的心怦怦直跳,剛纔飛出去的白影,是古塵原身的那隻白龍影!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