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蛟龍巢再次打開的時候,龍吟正端著藥尷尬的站在旁邊,她有些進退兩難,看著麵前麵容紅潤緊緊相依的兩人,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蕭千夜撐著身體坐起來,果然感覺全身骨架輕鬆了不少,這段時日的疲憊也散了很多,隻是裡麵封閉狹小的空間又有溫熱的靈力流動,這會讓他冰涼的皮膚難得的大汗淋漓

雲瀟看起來就比他更加熱了,衣襟被沾濕緊貼在身體上,連頭髮都是濕漉漉的

龍吟在不可自製的腦補著他們在蛟龍巢中到底都乾了什麼,他們一男一女,又是兩情相悅,在這麼小的空間裡抱在一起,難道……難道是按耐不住**來了一番?

蛟龍巢可是他們族內最神聖的療傷之物,怎麼可以做這麼出格的事情!

越想自己的臉越紅,支支吾吾的儘量不去想,問道:“藥煎好了,你們……你們是先喝藥,還是先去洗個熱水澡換身衣服?”

她和蕭千夜古怪的對視了一眼,他想了想,指著雲瀟說道:“先給她喝藥,再換身衣服,我現在得去找帝仲商量些事情,麻煩你了”

“哦,不麻煩”龍吟下意識接話,再反應過來的時候又暗暗罵了自己一句,這麼客氣乾什麼!這傢夥已經這麼理直氣壯指使自己乾活了嗎?

但他根本冇注意到龍吟臉上的複雜變化,提著古塵就往龍首殿內大步走去,龍吟忍了口氣,將手裡的藥遞給雲瀟,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一直沉默又真的是尷尬非常,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話:“要不去我房裡泡個熱水澡?我找找有冇有合適你的衣服可以穿……”

話音未落,龍吟憋憋嘴,顯然發現雲瀟的身材比自己高瘦,她情不自禁的往胸口望過去,不知為何腦子裡有著奇怪的衝動,這傢夥血統比自己高,個子也比自己高,長相嘛……算是各有千秋,應該不比她差吧,大概唯一能一眼看出來的差距,就是平平無奇的胸口,絕對冇有自己傲人

“呃……”龍吟這麼想著,羞的滿臉通紅低下頭不敢看她,怎麼回事!自己的腦子是不是出問題了,她怎麼會好端端的在這種莫名其妙的地方洋洋得意沾沾自喜起來了?!

雲瀟看著她突然原地用力跺腳,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連忙問道:“龍姑娘,你冇事吧?”

“啊?”龍吟憋著一口氣,飛速搖頭生怕被她看出來什麼異常,這會也顧不上什麼矜持形象一步上前抓住了雲瀟的手,正準備趕緊帶她去自己房裡的時候,又察覺這隻手有些不對勁,她詫異的頓了頓,這才撩起袖子看到了手臂,竟是一隻白骨之手!

她嚇了一跳,那五根手指還在動,看著分外詭異,讓她後背瞬間爬起一股驚悚,不可置信的望向雲瀟

“這個……這隻手是出了點意外”雲瀟見她臉色都白了,立即放下藥碗將衣袖拉下來,反過來安慰道,“冇事的,我這隻手雖然冇有血肉,但是很靈活,不會輕易抓傷東西的,你要是害怕,來,我把左手給你”

她真的笑吟吟的遞過來自己的左手,龍吟遲疑的接過,這隻手極為修長,膚若凝脂,其實不太像常年練劍之人該有的,又見她無名指上戴著一個金色的指環,想起某些地方的傳統,龍吟忍不住問道:“這個東西是……是蕭閣主送你的嗎?我聽說中原有些地方會以戒指作為定情信物,甚至是夫妻的信物,你手上這個,應該就是那種東西吧?”

雲瀟愣了一下,半天冇有吱聲,她的臉色也由晴轉陰,低聲搖頭:“不是,這是我姐姐給我的,當時我第一次來飛垣,根本不清楚自己身上危險的血統,差一點就因火種失控把自己燒死了,還好遇上她,給了我日輪……”

“姐姐?”龍吟想了想,臉色大變,驚道,“是鳳姬!對了,她被上天界夜王帶走了!上天界外人是去不了的,怎麼辦,你有辦法救她嗎?”

雲瀟緊促著眉,也不顧上自己還是一身大汗立即站起來往龍首殿裡跑去,上天界她去不了,鳳姬姐姐落入夜王手中也隻有一個人能救她!

帝仲……她眼下隻能想到這個名字

龍首殿內,蚩王風冥一隻手緊握,顯然掌心關著煌焰的間隙之術一直讓他心緒不寧,帝仲在他對麵,兩人同時抬頭看見蕭千夜走進來,還冇準備說話又聽見雲瀟的聲音,風冥張拉張嘴,不懷好意的笑道:“怎麼回事,你倆一身大汗,乾什麼去了?”

兩人互望了一眼,都是有些臉紅,風冥瞄了一眼帝仲,又識趣的閉了嘴

“阿瀟,你怎麼跟過來了?”蕭千夜也是愣了一下,再抬頭看見後麵還跟著個氣喘籲籲的龍吟,衝他尷尬的笑了笑,心虛的道:“我追不上她……”

“我……”雲瀟偷偷的瞄著帝仲,這種無事不登三寶殿的行為屬實讓她自己也有點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湊過去,小聲說道,“我想求你一件事……”

風冥憋著笑,看著好友臉上泛起的無可奈何,主動說道:“他又不會拒絕你,直說就行了,不用裝模作樣賣慘求他”

“真的!”雲瀟臉上瞬間一喜,又撇見他嚴厲的目光,趕緊收斂了情緒,嘀咕,“鳳姬姬姐姐被夜王帶走了,隻有你們能回上天界,我想求你幫幫她,夜王和姐姐有宿仇,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我……”

“我知道”帝仲打斷她的話,其實一早也就猜到她是為了這件事來的,他指了指蕭千夜,慢慢說道,“原本我就是找他談這件事,實話告訴你們,上天界一般不插手同修的私事,我本來也不該摻合進來,畢竟奚輝和鳳姬的恩怨你們都清楚,但鳳姬是澈皇之子,浮世嶼一行,我還需要她幫忙“

”嗯……“雲瀟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自言自語,”然後呢?你去找夜王,他會放人嗎?“

”不會“這一次帝仲是和風冥異口同聲又斬釘截鐵的回答,風冥輕笑了一下,接著好友的話感慨道,”奚輝對待外人可從來就冇有心慈手軟過,統領萬獸的能力也非常棘手,好在他現在還未完全恢複,把鳳姬帶回去也是先關起來,而且有鳳九卿跟著我們能找到大概位置,我從此大老遠從無言穀跑這一趟,實際上也是為了給蕭閣主創造一個間隙,好讓他能在最短的時間裡有最大的提升“

”間隙?“雲瀟看了看風冥,又看了看帝仲,最後纔看了看蕭千夜,心中豁然有種不安,見幾人各懷心思都不說話,她急忙湊過去抓住蕭千夜的手緊張的問道,”你要去做什麼?“

”間隙可以把人關進去“風冥倒是毫不介意的解釋起來,他攤開手指著自己手心裡的漩渦提醒道,”這是關著煌焰的那個間隙,但他一直在裡麵反抗,如果我繼續留在墟海,不出三天他就能自行逃脫,如果我返回上天界,大概能關他三個月左右,神力越深厚的地方,間隙維持的時間就越長“

雲瀟情不自禁的往後麵縮了縮,是真的擔心冥王會突然又冒出來

風冥笑了笑,一番手,又是另一個間隙在掌背旋轉,他神秘的指了指,壓低聲音:”你可還記得長生殿那個蒙周?他也被我關進來了,但是以他自身之力,我不用回上天界也能把他關到天荒地老永遠出不來,間隙內部的時間是受我控製的,他現在已經瘋了,就像個行屍走肉一樣隻會每日每夜漫無目的的遊蕩“

雲瀟抬起眼皮看著蚩王笑容滿麵的臉,總覺得這份笑吟吟讓她心驚肉跳,她情不自禁的抓住蕭千夜的手,好像終於意識到了什麼事情

風冥的目光漸漸嚴厲,抬著手指敲擊著桌麵,自己也是有些擔心:“先前你們冇來的時候,我也暗暗回去瞭解了一下現在的情況,他將鳳姬直接帶去了永夜殿,每日從黃昏之海帶一隻蛟龍回去以蛟龍血刺穿胸口,蛟龍血能讓她受傷之後短時間無法癒合,但不死鳥的火種非常強大,雖然緩慢但終究還是能痊癒,所以她現在是反反覆覆的受傷再被治好,每一天都在如此重複”

風冥歎了口氣,感覺氣氛變得極為凝著,語氣也慢慢壓低:“鳳九卿幫不了她多少,最多也隻是讓她被蛟龍血刺穿心臟之時不那麼痛苦,奚輝隻是想折磨她罷了,否則完全可以命令鳳九卿直接動手,同族相殘哪怕是皇鳥血脈也必死無疑,但他冇有,他隻是樂在其中重新做了一個鳥籠把鳳姬關了起來,畢竟當年那隻背叛的凶獸是為了她,這口惡氣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風冥認真的看了一眼雲瀟,抬手指向蕭千夜,終於說出了最關鍵的東西:“關著她的那個鳥籠是被夜王神力纏繞,你們想要救她,至少要有破除這份力量的能力才行,現在奚輝每日都會在黃昏之海修複魂體,你們必須一人牽製住他,另一人打碎鳥籠……“

”我去牽製奚輝“帝仲慢慢接話,眉頭微微蹙起又無可奈何的舒展,淡道:”我教你的六式應該足以破除鳥籠上的束縛之力,但需要你將上天界的力量融彙其中,你一直不能很好的利用這股力量,是因為你冇有殘影碎片支撐,我隻能以其他的方式去彌補,比如最簡單的方法,勤加練習“

帝仲咧咧嘴,自己也是情不自禁的笑起來,感覺這番話說的有些莫名其妙,蕭千夜卻是認真的點頭,凝視著蚩王手中旋轉的漩渦,主動說道:”間隙中的時間是由蚩王控製的,我隻要能進去,就有足夠的時間去勤加練習,是這樣吧?“

”是這樣……但“蚩王用手戳了戳關著蒙周的間隙,提醒,”你有可能落的和他一樣的下場,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煌焰,事實上這麼多年以來,隻要我不鬆口,冇有幾個人能正常從間隙裡回來“

雲瀟的心中咯噔一下,這才第一次從眼前笑吟吟的蚩王身上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比設計奪取她一隻手的時候更讓她心驚肉跳

“我知道”蕭千夜點點頭,冇有絲毫猶豫,“但我不能一直逃避,夜王關係著飛垣的生死,我不能冒險,哪怕成功的機會隻能提高一點點,我也必須全力以赴去嘗試”

“嗯?”蚩王歪著頭,也在暗暗思索這句話的真正含義,但他抬眼聽見好友若有若無的輕歎,最終也隻能歎了口氣,擺手說道,“罷了,反正是你們自己來找我的,出了問題自己負責就好,讓我想想,我還得浪費精神關著煌焰,再給你開個間隙實在消耗太大了,嗯……不如這樣吧,三天,我隻能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後我得把煌焰丟到上天界去,這樣如何?”

蕭千夜不解,求助一樣望向帝仲,帝仲笑了笑,點頭:“也好,就三天吧”

“什麼意思?”蕭千夜忍不住插嘴,風冥神秘的笑笑,伸出手指放在唇心,低道:“你該不會嫌少吧?三天不短了,我保證你出來之後像過了三百年一樣,當然你要是還不滿足,三千年三萬年也行……“

”不行“帝仲趕緊搶話,白了好友一眼,輕咳一聲道,”我也得一起進去,我可不想被關那麼久,三百年學個六式足夠了,其他的以後再說“

”好嘛“風冥悻悻回話,他伸出一根手指在桌麵輕輕一勾,頓時龍首殿掀起一股清風,一個墨色間隙道漩渦正在緩緩打開!

”千夜……“雲瀟擔心的拉住他,蕭千夜慢慢鬆開她的手,一字一頓認真的說道,”等我回來,你等我回來“

話音未落,間隙如黑洞一般將他吸入其中,帝仲無奈的靠過去,也是深深望了一眼雲瀟,不知為何輕問道:”你也會等我回來嗎?“

雲瀟看著他,心中酸楚難忍,眼睛瞬間通紅泛出淚花,用儘全力的點頭:”我等你,等你們回來,我哪都不去,就在這等你們“

”好“帝仲溫柔的摸了摸她的臉頰,身影跟著間隙的入口一起消失,風冥深吸一口氣用另一手緊握住漩渦,他的臉色也在這一刻明顯陰鬱了許多,畢竟一手關一個同修這種事情也是從未有過的,好半天他才緩了口氣,有些疲憊的指了指對麵的椅子,淡淡說道:”雲姑娘坐吧,其實我一直很想和你好好談談,但是他們兩個在,很多話我不方便說“

雲瀟認真的在他對麵坐好,反而是龍吟尷尬的站在門口,進也不是,走也不是,她明明纔是主人,此時卻像個客人進退兩難

風冥將袖子往下拉了拉,遮住微微顫抖的手,然後才慢慢說道:“雲瀟,墟海之事我聽說了,聽澈皇的意思,似乎也有意讓出火種幫助帝仲恢複,但她不可能至自己的子民和原海於不顧,她這麼做一定有其他要求,比如說,讓雙子迴歸接任皇鳥,又比如說,讓上天界協助原海解除冰封?雖然這隻是我個人的猜測,但也應該差不了太多”

雲瀟抿著嘴冇有說話,蚩王的猜測也是她的猜測,澈皇重傷已久,又和帝仲惺惺相惜,她願意幫他複生其實一點也不奇怪

“若是為了原海,上天界願意出手幫忙,前提是……能幫的上忙”風冥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龍吟,無聲笑了笑,緊接著說道,“如果是為了讓雙子重回浮世嶼,那麼你和鳳姬,總的要有一個做出讓步,鳳姬此人一貫特立獨行,她不救出那隻古代種是不會罷休的,至於你,你還需要澈皇出手先救你,否則你連任性的機會都冇有,我猜十之**澈皇會讓你留下”

風冥頓了頓,暗暗觀察著雲瀟臉上瞬息萬變的神色,慢慢緩緩的說道:“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鳳姬血統雖強,但在墜天的過程中幾乎消耗殆儘,但是你不一樣,隻要澈皇有辦法幫你恢複,你纔是那個最佳的繼承人“

雲瀟心中一緊,用力咬住唇,臉上豁然蒼白,風冥眼眸裡寒光四射,也不和她拐彎抹角,直言說道:“雲瀟,你早就該清楚,蕭千夜也好帝仲也罷,其實都不是能陪你走下去的人,你早就該放棄他們,尤其是……帝仲”

“喂……”龍吟情不自禁的想插話,雖然這也是她的想法,但這傢夥怎麼不留情麵的說出來還是太傷人了吧?

風冥淡淡掃了一眼龍吟,麵上的表情變得複雜難懂起來:“雲瀟,你若是真的心裡冇有他,就把他還給上天界,我知道沉軒此次設計利用墟海逼迫澈皇現身多有不妥,但也希望你能明白,上天界不願意失去同修,尤其不願意失去他“

蚩王的眼睛變得鋒芒畢露,每個字都像利刃紮進她心底:”之前帝仲和蕭千夜意識共存,你喜歡誰其實都是都一樣,但如果他回來了,他們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你要分清楚,我不能讓他為了一個不愛的女人,連唯一的複生之機都放棄“

雲瀟終於抬起眼,逼著自己正視蚩王的問題,風冥淡淡淡了口氣,索性把話說的更加明白:”如果澈皇願意救他,但條件是需要新任皇鳥繼承浮世嶼,我希望你能擔下責任,否則……否則上天界真要和浮世嶼撕破臉,吃虧的一定是你們“

這句話看似威脅,但也是不爭的事實

“至於蕭千夜……”風冥沉吟著望向手心間隙,其實他一直在暗暗觀察飛垣的局勢,總是有些說不上來的違和感,再加上蕭千夜和帝仲之間一些反常的舉動,讓他不得不懷疑這其中應該是另有目的,但本著不插手同修私事的原則,他倒也冇有多問什麼

但他心中清楚明白,此事和帝星的預言息息相關,這一定是一件關係著上天界數萬年虛偽和平的大事,甚至能左右上天界的存亡

“好,我答應你”雲瀟站起身,反而是讓風冥恍若失神的呆了一瞬,淡淡回道,“蚩王放心吧,若真是澈皇的意願,我也會儘力,姐姐一生飄零孤苦,我不能將此事強加於她,但也請上天界說到做到,救回戰神之後,不再對浮世嶼及原海出手”

風冥低著眉,冇想到她真的會這麼說,讚賞的笑了笑:“好,等事情瞭解,你大可以像澈皇一樣重新開啟外圍防禦結界,讓浮世嶼和原海繼續與世隔絕,上天界不會將其收入囊中,你們也依然是自由之身”

雲瀟艱難的忍著淚,外圍防禦結界一旦重新開啟,外族之人就無法再次進入,她也將永遠的失去心愛之人

或許……那本來就是她不該得到的人

龍吟忍不住抓著她的手,這時候也顧不上那隻白骨的手驚悚異常,連忙勸道:“你不要輕信這群傢夥!他也是上天界的人吧?他們之前把墟海騙的團團轉,到現在長老院都還被矇在鼓裏,你清醒一點,他們不是好人呀……”

說罷龍吟咬著唇不甘心的看了一眼風冥,還是有些心緒的縮了縮,小聲說道:“這種話你剛纔怎麼不當著大家的麵說?欺負威脅一個女孩子算什麼!要救人自己想辦法去,哪有這麼壞,逼著人家救的?”

風冥咧咧嘴,笑道:“上天界一貫如此,你不服氣嗎?可你也冇辦法,不是嗎?”

“你……你混蛋!”龍吟氣沖沖的罵了一聲,抓著雲瀟就往自己房間走,邊走邊勸,“剛纔那些話都不算數,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呀?你聽我的彆答應他,現在是他們在求你救人,還這麼理直氣壯,哼!”

雲瀟無奈的笑了笑,風冥也不阻止,任她罵罵咧咧的離開龍首殿,搖頭輕歎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