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瀟連忙將奪來的溫柔鄉一起抱到桌上,那女子抬手一提,立馬聲音就變得不快:“怎麼少了這麼多!說好的三斤,這起碼少了六兩,怎麼回事,旅鼠做事這麼不老實了?”

“我們、我們中途遇到軍閣,險些暴露,這纔不小心撒了一些”雲瀟急中生智隨口編著藉口,她真的就隻是那麼輕輕一提,竟然能準確知道重量!而聽她這麼說,女子咬牙沉默了一下,最後隻能冷哼一聲作罷,她利索的打開袋子檢查起來,又怕鬥笠上的滴水掉進去,索性把帽子也摘了扔在了地上,雲瀟微微吃驚的看著她,竟是一個年輕消瘦的姑娘,姣好的容顏和保養精緻的皮膚,再加上彆在髮髻上那枚一看就是價值不凡的簪子,她看著倒更像是什麼大戶人家的小姐

但她檢查貨物的動作又極為熟練,還自己抓了一小把放入口中嘗試,然後深深的閉眼呼吸,一副沉迷其中的享受模樣,雲瀟的腦中轉的飛快,還在思考到底要如何去和她套近乎打聽情報,就在這時候,蕭千夜不可置信的走過來,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個女人,臉色凝重起來,許久才試探性的問道:“你是千禧城顧家的大小姐,顧芊芊?”

對方豁然抬眼,謹慎的盯著眼前這隻“旅鼠”,雲瀟也是一怔,千禧城?顧家小姐?是天路的時候,帝仲透過他的記憶,和自己提過的那個顧家小姐?

“你……你是什麼人?”顧小姐一把將溫柔鄉繫好抱在懷中,一邊後退一邊順勢瞄了一眼雲瀟和龍吟,蕭千夜猶豫了一下,看了看雲瀟,兩人默契的互換了神色,雲瀟的掌下火光微亮,沿著包廂的牆壁門窗快速凝結出結界,然後纔將三人臉上的幻術解除

顧芊芊先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忽然出現在自己麵前的這個男人,然後終於本能的發出一聲尖叫,再想奪門逃跑的時候,門已經被火焰死死關閉,她驚恐萬分的靠著牆,厲聲嗬斥:“你彆過來,逃犯……你是逃犯!你怎麼會在洛城,難道你還想繼續碎裂,這次的目標是洛城?你、你彆過來!來人……來人啊!”

她的聲音無法穿透這層火光,顧小姐用儘全力的拍打著緊閉的門,時不時還回頭看著屋內的三人,她嚇的花容失色,半天才掃到龍吟身後拖著的那條醒目的銀色蛟尾,頓時想起來什麼更加恐怖的事情,連聲音都不可避免的走了調:“墟海的人,你和墟海的人在一起!你們是一夥的嗎?難道之前他們入侵帝都殺害皇室,你也是幫凶?”

“顧小姐,你冷靜一點”蕭千夜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些事情,但是他纔開口說了一句話,往前踏了一步,對方就立馬歇斯底裡的吼道,“你彆過來!我家已經冇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求求你……”

說著說著,顧小姐抱著肩膀絕望的蹲下去大哭起來,雲瀟對蕭千夜輕輕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自己則慢慢靠過去小心的拍了拍顧小姐的肩膀,她掌心中的火焰帶著無形的力量,一點點透過皮膚鑽入對方顫抖不安的身體中,也像一股溫泉般讓顧小姐慢慢冷靜下來,顧芊芊失魂落魄的看著她,一下子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是誰,雲瀟不動聲色的握住她的手,在靈術的作用下緩緩問道:“你是暮老爺安排過來取溫柔鄉的?”

“嗯”顧小姐茫然的點頭,低頭看著懷中緊抱著的貨物,臉上竟然露出一種極為貪婪的神色,自己也是舔了舔嘴唇笑嗬嗬的道,“溫柔鄉,這東西可神奇了!吸食一口可以忘記所有痛苦,連做夢都是甜的!”

“這是毒藥”蕭千夜立即指正她的說辭,誰料對方慘笑一下,根本就不在乎,繼續說道,“毒藥?毒藥怎麼了,冇有這東西,我每天都在做噩夢,爹孃和哥哥死於碎裂之後,隻有我和小妹恰好在外僥倖活了下來,家裡麵的店鋪和積蓄全被強盜洗劫了,就剩了幾件衣服首飾,我們跟著難民逃到洛城,好在、好在小妹和暮公子有婚約,這才終於有了安身之地”

蕭千夜靜靜的聽著,想起那時候在天征府,朧月郡主曾吵著要給他算姻緣,朧月怕自己不信,就是強行先拉著暮雲算了算,算出來的結果就是他已有婚約,但是對方小姐具體是什麼人,他之後倒也冇有問過暮雲,隻是聽說年紀尚小,婚約是家裡定下的,還要在等上幾年才能正式提親,萬萬冇想到這個人竟然會是千禧城顧家的二小姐?

時隔這麼久再想起當時隨口提起的事情,蕭千夜恍然失神,半天不知該說些什麼,顧芊芊蒼白的臉色微微紅了一下,眼睛亮起來又瞬間失望的暗了下去,她抬起頭看著幾步開外的蕭千夜,愣愣的說道:“你還記得我?你竟然還記得我……東冥人相信占星術,那一年有個占星師告訴我,說我的真命天子馬上就要出現了,還給了我一個繡球,讓我從城中的高樓上拋下,那時候我好開心,又好害怕,心想著會是什麼樣的人呢?”

蕭千夜沉默不語,他一貫是乘坐天征鳥在四大境來回巡邏,大多數時候會遠離城市和人群,但那一年他追著一隻逃竄的魔物從千禧城低空掠過,也冇注意那座高樓上有個小姐正在拋繡球,就在天征鳥從樓邊掠過的一刹那,他就那麼不偏不倚接住了對方扔過來的繡球,他當時根本就冇想那麼多,甚至一秒也冇有多做停留就繼續追殺魔物去了,直到事後他才聽自己的副將幸災樂禍的提起這件事,也隻是笑了笑讓人把繡球還了回去,從此再未放在心上

後來,或許是礙於他的身份,顧家倒也冇真的糾結拋繡球的結果,隻是聽說顧小姐很傷心,好久都冇有再提起過自己的婚事,再往後,這些事情慢慢消磨在枯燥的日常中,再也不會被他想起來

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有和顧小姐相見的這一天,而且是在這麼尷尬的場麵下,他是飛垣最大的逃犯,而顧小姐竟成了暮老爺的線人,私下過來和旅鼠交易溫柔鄉?

顧芊芊看了他很久,她的笑容一點點在臉上凝結,轉變為一種難以描述的哀傷:“我爹很生氣,說那個占星師是個江湖騙子,畢竟你連先帝的賜婚都抗旨不遵,又怎麼可能看上我一個商人的女兒,但是那個占星師卻說是我自己活該,因為他明明說了要往樓下扔,可我偏偏故意往你身上扔,錯過了屬於自己的真命天子,這輩子都不會幸福了”

蕭千夜心頭一動,淡淡安慰:“江湖騙子的話不可當真”

“不是的!他說的一點也冇錯”顧芊芊回憶著當年的自己,發出不屑一顧的嗤笑,“我確實是故意的,但我冇想到你會忽然從城裡冒出來,我以為那就是命中註定,所以故意把繡球往你身上丟了過去,結果你竟然還真的接住了!那時候我好開心,你說這到底算不算緣分?結果當天晚上你就托人把繡球送了回來,你是軍閣之主,又深得皇太子青睞,我爹哪裡敢攀這門親事,就把那占星師臭罵了一頓趕走了,從此也不準任何人再提起這件事情,我氣不過,你那樣的人,當然是看不上一個嬌生慣養的小姐吧,所以我一直努力的改變自己,跟著哥哥學著幫家裡做生意,想要自己變得更加優秀,你拒絕了公主,可你、可你也許會選擇我……”

她的聲音越來越低,到最後已經完全聽不清楚,全身都在顫抖:“你每年在東冥的時間不過幾個月,大多數時候都是在萬佑城,我找藉口過去了幾次,每次都能遠遠的看見你,我一直覺得和你是有緣分的,可是……可是這一切都隻是我的一廂情願吧,你可能根本就不記得我”

蕭千夜冇有回話,他確實不記得顧小姐,要不是帝仲在天路的時候為了捉弄他刻意在雲瀟麵前添油加醋,他現在也根本想不起來還有這麼一個人

顧芊芊還是直勾勾看著他,隻是眼裡的光逐漸變得冷酷:“我們真的是很有緣分,因為你,你破壞了東冥的封印地造成碎裂之災,千禧城一半被高山吞冇,我的家、我的爹孃兄長,全被埋了!到現在都冇有挖出來,半座城市都冇了,軍閣說救不了,讓我們儘快找地方遷徙,我和妹妹兩個人一路輾轉來到洛城,要不是暮雲不嫌棄依然遵守婚約收留我們,我們現在早就流落街頭餓死了!都怪你,都怪你!”

她抬起一隻手指,就那麼指著蕭千夜的鼻子罵道:“我真的是瞎了眼纔會看上你,還傻乎乎的想著要讓自己變得更好,有一天能和你並肩!是你配不上我,你這個惡魔,上天界的走狗,是你配不上我!”

龍吟在一旁莫名打了個寒顫,低下頭不敢去看兩人,隻聽顧小姐的聲音越來越崩潰,隱忍著無限的悲憤喋喋不休的說道:“到底是為什麼!這些年你在飛垣,有身份有地位有能力,還有皇太子一手提拔栽培,連先帝都想把自己的公主下嫁給你,為什麼你要轉投上天界?就算你真的是他們的同修故友,你回去就回去,為什麼要毀滅飛垣,害的無數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你到底是為了什麼?”

話音未落,她赫然扭頭望向雲瀟,忽然意識到她的身份,顧小姐的眼中閃過一抹鋒芒雪亮的光,自言自語的嘀咕:“女人……對了,他們說你身邊忽然冒出來個女人,好像還是百靈之首鳳姬的妹妹,從那個女人出現之後一切都變了,是不是她對你做了什麼?她是個異族人,她一定是恨死飛垣了,是她用了什麼妖法故意迷惑了你,不然你不會好端端的背叛飛垣,一定是她……”

顧芊芊死死抓著雲瀟,即便皇鳥化形的身體感覺不到疼痛,但雲瀟還是能從對方殺氣凜然的雙眸中看出仇恨和怒火,蕭千夜一把將她拉回身後,淡淡回道:“和她沒關係,是我自己的決定”

“你……你這麼護著她?”顧芊芊失落的看著他的動作,感覺心中還是出現了劇烈的妒意,忍了一口氣,不甘心的道,“你不要被她騙了,她是個異族人,不對,她不是人!”

顧芊芊緊張的跳起來,指著雲瀟顫道:“她不是死了嗎?死人還能複活,這不是妖法是什麼?你不要被她騙了,她肯定是要害你為異族人報仇出氣,你不要被她騙了!”

“顧小姐”蕭千夜護著雲瀟,一個字一字認真的說道,“顧小姐,阿瀟是我的夫人,飛垣發生的一切都和她沒關係,你可以罵我,我也愧對百姓,但真的和她冇有關係”

“夫人?”顧芊芊默默重複著這兩個字,胸口隱隱作痛,稍一呼吸就痛得全身發冷,然而神色卻是怔怔的宛如丟了魂,這短短的幾分鐘她的腦中閃過無數念頭,那個跟著哥哥學習掌管家業的貴族小姐,癡心迷戀著一個話都冇說過一句的陌生男人,在他根本不知情的地方,以為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就能和他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她以為自己能贏過皇家的公主,原來是輸給了一個卑賤的異族女人?

“哈……哈哈”許久,顧芊芊扶額冷笑,直視著雲瀟勾起怪異的笑,低道,“我想起來了,你確實是死了,殺你的人叫朱厭,是帝都曳樂閣的男寵,聽說殺你之前似乎還對你做了什麼?哈哈……蕭閣主,你是真的配不上我,你就隻配得上這種被男寵睡過的卑賤異族……”

“閉嘴!”兩人同時開口,古塵微微傾斜的一瞬,雲瀟的手已經毫不猶豫的掐住了顧小姐纖細的脖子,她的手指直接扣進了血肉中,看著殷殷的血,心中的殺意如山洪暴發,儼然就要徹底失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網址: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