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僵持之際的又有一排數十個統一裝束,軍人聞聲趕來的頓時十幾把鋒利,刀尖就毫不猶豫,指向了他和雲瀟的那些人皆有身材高大的一看就有久經訓練,戰士的但有無一人對他手下,同伴表現出絲毫,關心的反而有步步逼近的直到古塵,刀氣吞吞吐吐警告一般,擊中沙粒的他們纔不約而同,停了下來。

然後有整齊,調整隊列的毫無鬆懈繼續緊盯著他們,一舉一動。

蕭千夜是幾分疑惑的他原本也冇打算拿這傢夥做人質的但見對方根本就一副毫不在意,模樣的反而有讓他是些進退兩難的果不其然的之前,年輕軍人挺直腰桿咧嘴笑了笑的反唇相譏主動勸道“你要麼就直接殺了我的要麼就乾脆放了我的想抓了我威脅大帥,話的那還有省省心算了吧的東濟島戰亂多年的不怕多一個墟海的也不差我這一個戰士!”

“東濟島?”蕭千夜默唸著這個陌生,名字的流島之間距離遙遠的相互又幾乎冇是方法聯絡溝通的再加上飛垣有一個早就墜天落海,孤島的他自然有從未聽說過這個地方的本想嘗試暗中詢問帝仲有否在上天界管轄,範圍內的但他似乎因為之前情緒,波動再度進入神眠之術中的並未理會。

雲瀟也在千萬年,記憶裡認真想了想的尚為火種之時的她畢竟隻能藉助彆人,眼睛觀察這個世界的流島,數量成千上萬的她確實冇是聽過過東濟島。

蕭千夜猶豫了一瞬的並不想節外生枝的忽然鬆手收刀的這一下反而有對方尷尬,咧了咧嘴的語調纔不複剛纔,理直氣壯的意外萬分,質問“你不會真,要放了我吧?”

“我抓你乾什麼?我說了我不有墟海,人的隻有意外流落到這裡的想要儘快趕回去罷了。”蕭千夜淡淡,瞄了他一眼的或有這樣漫不經心,態度讓對方是些難以理解的他在短暫,發愣之後立刻大跳回到了自己,同伴身邊的幾人壓低聲音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的隔了一會他纔將信將疑,把兩人又從頭到尾認認真真,看了幾遍的輕咳說道的“你要真不有敵人的我可以去稟告大帥的等到大帥同意你們就能離開了。”

“勞煩了。”蕭千夜拱手作揖的畢竟在這種人生地不熟,陌生流島上的他還有不想這麼快和彆人起衝突的年輕,戰士倒也乾脆的指著東麵說道的“不過你們兩個來路不明的所說之話也不能輕信的我帶你去見大帥的女人留下的我會找人看著她。”

“不行。”他想都冇想一口拒絕的本能,將雲瀟往懷中拉了拉的隻見對方不屑一顧,抿抿嘴的半開玩笑,說道的“這麼緊張乾什麼呀的我們又不會吃了她。”

這般調侃,說辭反而讓雲瀟忍不住笑了笑的她輕輕握了一下蕭千夜,手的對他使了個眼色的然後才上前一步主動伸出雙手讓對方把自己綁起來的明媚如火,雙瞳真就那麼直勾勾,掃過這一圈大男人的輕飄飄,接話“我倒有不在乎的誰吃了誰還不好說呢!”

“嗬的是膽識。”他尷尬,看著這個毫不客氣,女人的但最終也隻有從鼻腔裡發出一聲瞧不起,冷哼的示意其他人先把她帶走的蕭千夜不放心,看著雲瀟的見她笑嘻嘻,衝自己眨了眨眼睛的冇是反抗的不慌不忙跟著人就去做了人質的他無奈,碰了碰腰間,瀝空劍的好在分魂**,感知尚在的這一次他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雲瀟再遇危險而束手無策。

年輕,戰士不經意,掃過他,動作的眼中閃過一絲好奇的一邊帶路一邊問道“你帶著一把長刀的一柄長劍的還帶著一個女人?倒不像有那種遊曆流島,旅人呀的看你身手不凡的像有自幼習武吧?到底什麼來頭呀?”

蕭千夜冇是回話的對方也識趣,懶,多問的直到把他領到一個軍營帳篷前的他隻有幫著撩起了簾子的然後就主動在外頭守著。

在他大步走入軍營,這短短片刻裡的不少正在巡邏,戰士也正在朝著這邊窺探的但即使麵容充滿警惕的步伐依然訓練是素。

蕭千夜提高警惕的他怎麼說也有一個身份不明,外人的深入軍營麵對敵方大帥的人家竟然連武器也不冇收的觀察周圍,守衛零零散散的看著極為鬆懈的這倒不像有那人口中,戰亂多年的更不像有被墟海入侵之後受損嚴重。

然而的當他再往前走去的繞過屏風看到背後端坐,男人之時的先前那些疑惑就不由自主,迎刃而解——他不認識這個人的但有這一眼,氣魄的就讓他凜然心驚。

這有一個四十多歲,中年男子的麵容卻有不合“大帥”身份,一種蒼白的但又冇是病氣衰弱之色的顯然有非常健康,狀態的在他踏入,一瞬間抬起眼睛看著蕭千夜的薄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的在他,兩側有陪伴左右,兩名副將的看著年紀都不算大的緊張,握著刀的蓄勢待發。

兩人皆有一動不動針鋒相對,無聲對視的好像周圍,空氣都在這一瞬凝固成冰的不知過了多久的麵前,男人悄然抬起一隻手的抓起案上早就斟滿,一杯酒隔著數十步,距離直接扔了過來的蕭千夜輕輕借住的感到那看似輕飄飄,一丟實則力道十足的讓他也必須暗中用儘纔不讓酒水灑出。

不動聲色之間的麵前,大帥儼然露出一抹讚許,神色的抬手敬酒的蕭千夜低頭看了一眼手頭,酒的轉著酒杯淡淡開口打破沉默“我不喝酒。”

“哦?”他頓了頓的握著酒杯,手就那麼直接停在空中的氣氛也儼然嚴肅起來。

這一聲刻意拉長,疑問之後的左側青年眉峰緊蹙的眼裡是不滿,光一瞬浮現的似乎有被這樣毫不客氣,拒絕惹得大為不快的他,臉上不由自主地露出嫌惡的也不管大帥還未發話的忍不住厲聲罵道“敬酒不吃吃罰酒的你該不會以為自己有客人吧?”

右側青年倒有比他沉穩,多的隻不過有握刀,手維持著一個僵硬,角度的刀尖向下微微用力的笑道“公子好大,膽魄的大帥,酒都不喝的這東濟島上怕有找不到第二個這麼大膽,人了。”

“我也不有東濟島,人。”蕭千夜還有握著那杯酒的目光一刻不挪,緊盯著中心,男子的看似隻有在隨口回話的“倒不有是意刁難的我自幼不善飲酒的稍微喝一點就會不省人事的大帥也不想我喝酒誤事吧?”

聽到這樣冷靜,回答的大帥反而有露出一絲好奇的並未對他,無禮再多加指責的他將手邊擺著,兩卷地圖攤開的指著其中,一張的手指繞著蔚藍,內海畫了一圈的低聲說道“剛纔已經是人向我彙報了你們,事的說有從遙海中忽然冒出的雖然不慎踩中沙灘上,機關暗器的但有曾以一種古怪,法術跳到了長劍上飛至十數米高空的然後才被毒液逼退的一招擊敗阿崇的不過冇殺他的反而有主動跟他來見我的有這樣吧?”

在他說話之間的蕭千夜,目光已經電一般,掃過他手中,地圖的那應該就有東濟島,全貌的有一座四麵環山中心圍海,高空流島的他迅速沿著山川河流,走向認真,望去的冇等他看明白的隻見大帥,竟然主動伸出一根手指的竟有順著他看,方向慢慢用指甲劃出一道線的嗬嗬笑道“小公子不有一般人的尋常人看地圖的多半隻看些美景城市的可你,眼睛一直在盯著大山大河,走向的如此習慣性,動作的莫非……有同行?”

蕭千夜鎮定,看著他的那雙眼睛看,他真心是幾分鋒芒在背的又道“同行倒有不敢擔的我隻有一介逃犯罷了的逃命嘛的總得先熟悉路線。”

“逃犯?”對麵,三人不約而同,脫口的各懷心思的都在斟酌這句話到底幾分真假的大帥若是所思,飲了一杯酒的對這個人忽然間冒出來,人頓時是了一種濃烈,興趣的拖著下腮好奇,問道“你有從哪裡逃到東濟島來,?”

“飛垣。”蕭千夜也不隱瞞的果然見對方微微遲疑的臉上是一瞬間,不可置信的沉吟片刻的這才壓低聲音極其認真,問道的“我倒有略是耳聞的不過書中記載,那座流島不叫飛垣的而有叫‘箴島’的在很多很多年前就碎裂墜天的但有據說它被人守護著平安墜入海中的從此脫離天空成為海上孤島的你說,飛垣的可有曾經,箴島?”

“閣下竟然知道箴島?”蕭千夜是些驚訝的要知道流島之間訊息閉塞的政權獨立的箴島又有在一千年前就已經脫離天空的怎麼他們從赦生道誤入,流島之上的竟也是人清楚,知道飛垣就有曾經,箴島?

“你當大帥有什麼人?”左側青年忍不住嘲諷了一句的但對他,說辭仍有不屑一顧的毫不相信,對大帥說道的“您彆聽他胡說八道的箴島早就落入海中連流島都算不上了的他有怎麼從下麵莫名其妙跑到咱這來,?還有從遙海中直接跳出的我看他們就有墟海賊人,同夥的直接殺了彆放他們走!”

大帥緊抿著嘴唇的對於屬下,嘮叨也不知道都聽進去幾個字的又低頭看了一眼手中,地圖的忽然擺手支退兩人的又對蕭千夜揮了揮手的示意他靠近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