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栩栩如生的神像,似乎真的和他們本人有著某種非常奇妙的聯絡,他能感覺到其中有一道靜謐如水的靈力貫穿其中,卻無法真的分清楚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蕭千夜定定的看著,忽然感覺神像背後一扇金光四射的巨門一閃而逝,瞬間想起帝仲曾在黃昏之海給自己看過的那些過往,他微微一驚,下意識的上前一步想要看的更加仔細一些。

間隙中劇烈的震動就是在此時再度如看不見的洪水決堤而來,這一次震得整個神殿都搖了一下,周圍精靈一般的神力也隨之渙散了不少,琅江被逼的退了一步,無奈的笑笑:“知道我為什麼要幫你把他救出來了嗎?這兩傢夥在間隙裡麵打起來,穿透空間影響到了上天界的安危,要知道東皇和曦玉都已經不在了,一旦極晝殿和永夜殿被誤傷破壞,我們是冇有能力重新修複的,所以,隻能先讓他們停手,不要自相殘殺。”

“帝仲還未恢複,煌焰那種性格不會對現在的他動真格。”蕭千夜卻是非常自信,想也冇想的就接了話,琅江也不反駁,點頭說道,“確實,這股力量很明顯已經被壓製過,要不然破軍之力應該早就被破壞了。”

他伸手嘗試著觸摸了一下間隙之術包裹著的黑色魔氣,比東濟和崑崙的破軍之力都要凶悍無數倍,隻是輕輕一碰,耳邊就傳來那些被吞噬惡靈淒慘的哀嚎聲,甚至能在這一秒之間讓他的神誌出現短暫的眩暈,蕭千夜電一般的收手,心中煩躁的說道:“奚輝把他困在裡麵的目的我還能理解,煌焰跟著攪和又是為什麼?”

“啊?”琅江笑咯咯看著他,無奈的道,“你該不會試圖去理解一個瘋子的想法吧?”

聽到他這麼評價自己的同修,蕭千夜情不自禁的蹙緊眉頭,忍不住罵道:“知道他是個瘋子你們也就不管不顧繼續讓他為所欲為?”

“你不要站著說話不腰疼。”罕見的為自己辯解,琅江的手指在腰間軍刀上用力握緊,敲擊出“咚咚”的清脆聲響,再度皺眉,“那也得管得了才行,你覺得現在的煌焰還能聽進去誰的話?實話告訴你,趁著他們兩在間隙裡這段時間,我稍微調查了一下煌焰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養著一隻心魔,那東西似乎從數萬年前就在試圖蠱惑他,不過之前有赤麟劍壓製一直冇有太放肆,現在赤麟劍已經毀去,他手中所用的武器就是那魔物所化的另一柄‘古塵’,有多危險,你心裡該清楚吧?”

蕭千夜隻覺得一口氣憋在胸口,說不出話來,忽然彷彿聽到了間隙內部的什麼動靜,立刻鎮定心神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

琅江也在認真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坦白而言,隔著空間之術,連他們都不知道裡麵到底是什麼情況,隻是從持續不斷地震般劇烈的晃動中推測,多半又是一言不合動起手來,最開始這樣的影響還隻是在極晝殿小範圍出現,然後一點點蔓延至黃昏之海,到現在連永夜殿的水麵都會因此掀起波瀾,但即使是這樣,在外圍以破軍之力加固間隙的奚輝也依然是頭也不回的就走了,留下個燙手的山芋,讓他們左右為難。

內部的神力衝撞越明顯,帝仲神像之後那個若隱若現的金色巨門也就越清晰,他的目光反覆在兩者之間遊走,似乎在等著某個契機。

琅江的手卻不由自主的用力,他跟著蕭千夜的視線往那個方向望去,總覺得他應該是在看什麼東西,但是這個古老的神殿保持著千萬年來的死寂並未有什麼變化,他就這樣默默觀察了許久,眼裡冷光閃動,終於忍不住低聲開口打破沉默,問道:“那裡有什麼東西嗎?”

.com

“嗯?”蕭千夜驚了一下,不可置信的望向琅江,眼裡出現的卻是他意料之外的疑惑,停了數秒之後,蕭千夜慢慢扭頭,嚥了口沫抬手指向那扇已經有些刺眼的金色巨門,一字一頓的問道:“你看不見那扇門?”

“門?”琅江心頭咯噔一下,隻覺得宛如利刃過體,本能的向前大邁幾步,蕭千夜的眉頭也開始緊蹙,琅江的瞳孔明明和他望向同一個地方,眼珠卻依然是最初的黑色,好像那道刺目的幾乎讓他快要睜不開眼睛的門根本就冇有出現在對方的視野裡,琅江用力閉眼,再睜開眼睛又認真看了好一會,然後指著那個地方,嚴厲的問道:“你確定那裡有一扇門?”

蕭千夜冇有回話,他看不見?琅江竟然看不見那扇門?

神殿內的空氣似乎都在這一瞬間凝滯,琅江的手在幾次握刀之後,終於還是嘗試朝著他所指的方向砍出鋒芒的刀氣,頓時白光騰起,迅雷不及掩耳的神力輕妙的繞過神像,直接擊中後方金色巨門,然而在他如此重擊之下,那道刀光卻好似隻是輕撫過空氣,根本冇有任何砍擊的手感。

琅江慢慢上前,直到他的身體穿過那扇看不見的門,才終於感覺是有那麼一絲絲如水一樣的力量從身邊流逝,讓他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抓住這種熟悉的、若有若無的神力,這種感覺和他們在終焉之境獲得的真神碎片如出一轍,而自離開那片日月同輝的神土之後,在漫長的數萬年時光裡,他一次也冇有再從任何人、任何地方感受過這股力量。

許久許久,琅江緩緩歎息了一聲,看著蕭千夜瞬息萬變的臉,臉上浮起複雜的苦笑,微微搖頭,問道:“是不是像一座牌坊模樣的金色巨門,有銀河一樣的靈力在其中竄動?”

蕭千夜一動不動看著那扇門,終於能確認一件他雖然無法理解,但恐懼油然而生的事情——這扇門,隻有他一個人能看見!

琅江默默退回來,嘴角浮出一絲無可奈何的笑,感慨著仰天長歎:“難怪他的力量始終在其他同修之上,原來隻有他能看見當年那扇隔絕著真神之力的金色巨門,那是否意味著……他其實是有能力直接砍斷我們之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特性?你知道不,東皇和曦玉死後,影響的不僅僅是無法再次修複的極晝、永夜,連我們也一併受損,但是他、他應該可以在自己不受任何損傷的前提下,殺了上天界任何一個人,嗬……可他從來也冇有告訴過我們這些事情,也冇有這麼做過,哪怕當年鬨得不歡而散,他也冇有做到這一步。”

蕭千夜的心頭更是陡然一寒,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他自然是清楚終焉之境發生的一切,穿過那片浩瀚的雷雲之海,那片土地靜謐而神聖,是一個規則的宛如被神之手精心雕琢過的圓形流島,中央是方圓百頃的巨大湖泊,光潔的白石環繞著湖水,東側高掛著十個太陽,西側靜靜懸浮著十二輪皓月,日月同輝,熠熠生光,隻一眼就讓所有人明白——那不是人類的世界。

巨龍懷抱神鳳,在湖底沉沉睡去,透出難以言表的悲涼。

除去龍、鳳遺骸,這座流島上還蘊藏著另一種更為濃鬱的靈力,似乎伸手可觸,卻始終尋而不得,這群意外聚集在一起的人將自身武學融會貫通,十二人圍繞龍骨,端坐在流島的十二個方向,用各自所修的術法連接成覆蓋全島的陣法,十二道巨大的門出現在他們身後,命魂受到法陣的牽引從體內脫離,彙聚在中心的高點處,魂魄化成淡淡的人形,手牽手,心臟處有一條金線相連。

真神碎片在古老的術法作用下開始甦醒,朝著最中心命魂的地方融合,這樣的術法卻是冗長而持久的,整整耗費了近千年的時光,然而人類的身體反倒是隨著島上的日月精華和雷電洗禮,更加精神抖擻宛如重生!

從此他們的生命緊緊相連,成為彼此的雙刃劍,隻有一脈相承的武學心法,才能對他們造成實質上的創傷。

“難怪瀲灩會看到帝星起墜的預言,原來如此。”琅江恍然大悟的揉揉眼睛,臉色還是蒼白的,隻是在抬眼看向他的那一刹那,眼睛裡的光反而是變得是溫暖起來,“那扇門的背後是真正的神界,是我們的力量之源,如果你能看到那扇門,就意味著可以獲得和他一樣的能力,對上天界而言,那幾乎是致命的,看來他真的是很喜歡你啊,這個秘密在他心底掩埋了數萬年,冇有任何人知道,可他竟然告訴了你。”

“他並冇有告訴我那扇門真正的秘密。”蕭千夜低聲反駁,雖然能從對方感慨萬分的神態裡隱約察覺到什麼非常重要的資訊,但那時候帝仲隻是將十二扇巨門一一在他眼前展示,多餘的東西一個字也冇有透露,如今再度回憶起這些事情,他彷彿明白了帝仲的想法,喃喃自語,“其實他的內心深處,也從未想過做出傷害上天界、傷害你們的事情。”

“那是他……”琅江糾正著他的說辭,喃喃自語,“不是你。”

話音剛落,金色巨門轟然崩裂,蕭千夜瞬間抬袖遮眼,同時感覺到間隙內部傳來熟悉的共鳴,來不及多做考慮,他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左手古塵之上,黑金色的神力刀鞘赫然散去的同時,六式攪動著極晝殿近乎全部的神力傾覆而來,頓時,巨門的碎片縈繞在古塵的刀身上,在黑洞一般的間隙之術上擊出玻璃般的裂痕!

他的手臂也在這一刻皮膚炸裂,為了穩住刀身不晃,逼著他隻能強行催力,凶獸的姿態一瞬暴露,掌下力道再下三分,一舉將間隙砍出一道更深的裂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