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色已經大亮,在外城繁華的商業街上,有一間奢華的酒樓也迎著日出更換了堂內燈火的顏色,秦樓共九層,和北岸城的小秦樓佈局基本一致,隻是更寬敞氣派,舞女們將中央的舞台撤下,然後在上麵放上香爐點起熏香,散去昨夜裡留下的酒氣味。

徹夜不眠的秦樓依舊籌光交錯,醉倒在地的客人們被拖著扔到了隔間裡,嘴裡麵還樂嗬嗬的唱著行酒令,彷彿不久前那一場驚天動地的大難和自己毫無關聯。

“臭死了,快弄出去,一會樓主該起來了。”秦姿捏著鼻子,指著大堂裡橫七豎八的醉漢皺緊了眉頭,手下的夥計們尷尬的笑了笑,推推嚷嚷的嬉笑,“秦姑娘,這每天醉生夢死的人怎麼越來越多了啊?前天搬了三十人,昨兒搬了六十人,今天這起碼躺了一百個不省人事的傢夥,要是樓內那個異族女子再住上幾天,怕是搬都搬不完了呦!”

“又冇少你們工錢,乾個活哪來這麼多廢話!”秦姿嬌媚的臉龐頓時就陰雲密佈,臉色隱有幾分不快,夥計們偷笑著吐吐舌頭,趕忙閉了嘴。

白小茶拿著一塊抹布已經將所有的桌子全部仔細的擦拭了一遍,累得腰都直不起來,她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秦姿,發現她正在不開心的修著自己的指甲,趕緊小聲的往角落裡挪過去,靠著牆這才鬆了口氣。

前不久樓主還讓花魁姐姐帶著她離開天域城,冇幾天又說可以回來了,她還冇來得及搞清楚這幾天到底都發生了什麼,就意外發現樓裡麵住進了一位稀客。

白小茶興奮的搓著手,滿眼都是期待,開心的原地打轉,踮起腳探著頭往樓上一直看——鳳姬大人竟然也來了,自己曾無數次聽異族人提起過百靈之首,也一直在心裡默默幻想過她的模樣,如今真的見著了,竟是比想象中還要漂亮的女人!

第一次見到她,她從樓上走下來,一身火紅色的長裙格外耀眼,隔著好遠都能聞到她身上洶湧的靈鳳之息。

怎麼會有那麼好看的人呀……白小茶念念自語的,發出了一聲羨慕的歎氣,自從那一年在海市見到臭大叔之後,她就再也冇有見過那麼好看的人了,如果說臭大叔那張臉會讓所有女人心動羞澀的話,鳳姬大人的模樣也一定會是所有男人心中的夢中情人吧?

她小心的看了看秦姿,吐了吐舌頭,難怪花魁姐姐最近都不開心了,這幾日的秦樓每天都被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起來,那些個富得流油的钜商貴族們不惜一擲千金,就為了能見上鳳姬一麵。

“哼,她纔不會看上你們這種土包子呢!”白小茶自言自語的說話,衝著門外再度擠進來的客人不屑一顧的“呸”了一句。

一秒記住https://

“鳳姑娘今天還冇起來嗎?”最先竄進門的公子已經按奈不住想往樓上鑽,又被身後的男人一把拽了回來,推推嚷嚷的道,“你乾啥呢!又想被打斷腿丟出去是不?”

“打斷腿?哎嘿,要是她能親手打我,我做鬼也風流啊!”公子哥眯著眼睛,嘴角歪著笑個不停,身邊的人也一鬨而起,“要不咱一起衝上去?反正今兒個樓主不在,嘿嘿……”

“你們敢!”白小茶聽見這話,氣的跳出來,直接就將手上臟兮兮的抹布砸在客人臉上,她張開手臂攔在樓梯口,憤憤的罵道,“你們這些肥頭肥腦的東西,也不拿個鏡子好好照照自己的模樣,還想打鳳姬大人的注意,我第一個就不同意!今天你們誰敢硬闖,我就、我就……”

她焦急的環視了一圈,發現手邊並冇有可以做武器的東西,頓時就有幾分心虛,趕忙搶過一個凳子抱住,給自己打氣:“你們想找鳳姬大人的麻煩,就先過我這一關!”

“哪裡來的黃毛丫頭?”人群裡一陣鬨笑,根本就冇有被這個弱不禁風的小姑娘嚇到,金家大公子湊上去,輕佻的勾起白小茶的臉頰,用力捏著端到自己跟前仔仔細細看了好一會,忽然新奇的衝自己的夥伴招招手,忙道:“你們看這小丫頭,先前太不起眼了都冇注意過,這好像也是個異族人啊,你們聞聞她身上是不是有種輕輕的花香?還挺好聞的呀……”

“你你你!你放手!無賴!”白小茶羞紅了臉,劈啪一下打開金家公子的手。

“真的是個異族!”金家公子好奇的看著她,她在生氣之後漲紅了臉,脖子的皮膚上好像突然出現一個淡淡的花紋,他想也不想直接動手抓住白小茶,也不管這是個樣貌看起來不過十五六歲的小姑娘,用力撕開了她的衣服,白小茶驚撥出口,不等她反應過來又已經被另外幾隻手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放開我……你們流氓!”白小茶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不是已經下令廢除以前那些不公平的製度了嗎?為什麼還是冇人來管管他們?那些臟手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亂摸,就好像她隻是個任人玩樂的商品。

大庭廣眾之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往這邊好奇的望過來,在少女白的有些透明的皮膚上,有一朵淡淡的白茶花紋,金家公子毫不客氣的靠近用鼻子用力嗅著,驚奇得喊道:“好香、真的有香味!這丫頭雖然還冇長開,可是這體香實屬誘人,就是不知道這又是哪一族的人,值多少價錢啊?”

“金公子,您可彆在這裡動手動腳的,一會樓主起來看見要生氣的。”秦姿也趕緊迎上去解圍,她脫下自己的外衣將白小茶裹住,還是得好脾氣的陪著笑。

白小茶一把抱住秦姿,情緒再也按奈不住啕嚎大哭:“花魁姐姐!”

“好了好了,讓你逞強。”秦姿嘴裡責備著,手上卻將懷裡的少女一點點抱緊,不由得輕歎一聲,眼裡滿是無奈——這哪裡是一朝一夕能改變的東西?這個孩子該不會這麼天真的以為眼前這些達官貴人會將異族人視為平等的存在吧?

“秦姑娘要幫個異族小丫頭嗎?”金家公子用鼻子哼著氣,不懷好意的靠過來,暗暗將手深入秦姿的衣襬,來回撫摸調戲著,又小聲的道,“秦姑娘可是這天域皇城家喻戶曉的花魁,最近被個異族女人比下去了是不是心裡很不開心呀?要不就彆受這氣了,來我家給我做四房太太,保準你一輩子榮華富貴享之不儘,秦姑娘意下如何?”

周圍開始發出起鬨聲,秦姿嬌笑著,也將身體婀娜的靠在金家公子身上,害羞的回道:“公子家裡頭那三個太太可是出了名的母老虎,我一介風塵女子,可是得罪不起,饒了我吧。”

“有我在她們敢欺負你?”金家公子不樂意了,又轉手提起白小茶,嘟囔著,“你要不願意,那我還是就要這個小丫頭算了,買回去找個花盆養起來,你們說她身上是不是也會開花啊?”

“公子……”秦姿臉色一變,好聲勸道,“公子您忘了,陛下之前才下的命令不能買賣異族人,你這樣不是公然跟陛下過不去?我要真把她賣給你,這秦樓怕是要關門大吉了!公子行行好,彆和個小姑娘一般見識,她又笨手笨腳的,您買回去保準要砸壞家裡貴重的東西,不值得、不值得。”

“你也不行,她也不行,秦樓什麼時候這麼多掃興的規矩了?”金家公子眼睛咕嚕嚕的轉了幾圈,不懷好意的指向樓上,“秦姑娘要是能讓鳳姑娘給我親自斟酒道歉,再給我揉揉腿捏捏腰,這事我就作罷。”

“你做夢!”白小茶憤憤的罵道,“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呸,臭流氓,你……”

“你可閉嘴吧!”秦姿趕緊一把捂住她的嘴,尷尬的笑起來,這個不省事的小丫頭平時乾活毛手毛腳就算了,怎麼眼神這麼差看不出來現在是什麼情況嗎?她本想拖到樓主下來,這群欺軟怕硬的東西多少也得給樓主幾分麵子,誰料這小丫頭嘴皮子這麼快,說話完全不過腦子!

“癩蛤蟆……”金家公子已經氣白了臉,瞪著鈴鐺一樣的眼睛,手指顫顫的指向白小茶,“這丫頭今天你給也好,不給也罷,爺要定了!等我帶回東冥去,我還要親自給她造個花園,把她好好的種在裡麵,再養一群癩蛤蟆天天守著,讓你好好感受下天鵝的待遇……”

話音未落,金家公子已經一把從秦姿手裡搶過白小茶,撕開裹身的衣服將她丟給了旁邊的仆人,憤憤的甩手:“去準備馬車,現在就回東冥給她造花園!”

“小茶!”秦姿瞳孔一沉,廣袖間已經不動聲色的落下幾柄鋒利的小刀,白小茶一邊拉扯著自己衣服,一邊手腳並用又踢又踹的往回跑,幾個仆人連忙撲上來直接將她按在地上,金家公子晦氣的一腳踩在她臉上,罵道:“你不就是個不知道哪裡來的野花嗎?仗著陛下廢除了舊令就這麼目中無人,說到底還是些卑賤的人,帶回去,我要親自調教她!”

秦姿凜然神色,眼裡雪光交錯,她在這帝都城十餘年了,見慣無數欺淩,她知道這種根深蒂固的芥蒂不會因為一紙命令就輕易改變,可這群傢夥實在太過無法無天,目無王法!

她深吸了口氣,像下定了某種決心——她是帝都花魁,也是風魔的成員,她周旋在各路高官貴族中為明溪探取各種隱晦的機密,一旦現在出手她必將暴露身份,可是如果小茶落入這群人手中,恐怕就再也回不來了!

就在此時,一道火光貼著她的衣襟飛過,秦姿一驚,再定神隻聽金家公子發出一串哀嚎慘叫,被一柄火色長劍直接釘在了門上!下一刻,流火劍落成鳳凰的形態將幾個仆人燒的滿地打滾,眾人皆是大驚失色紛紛往門外退出去,然而門口忽然吹出一陣陰冷的寒風,一隻通體透明的冰鳳凰發出一聲悲鳴,隻見冰刺自腳下荊棘一樣突然刺出,轉眼就將整個秦樓團團圍住!

“鳳姬大人!”白小茶抹著眼淚顧不上自己衣衫不整的樣子撲上去一把抱住她,鳳姬皺著眉,冷電一樣的目光淡淡的掃了一圈。

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在這一刻識相的閉上了嘴,甚至用手捂住自己的鼻子,將緊張急促的呼吸聲用衣袖全力掩飾。

鳳姬解下自己的外衣仍在白小茶腦袋上,她左手對熾天鳳凰招了招,右手指向門外,示意霜天鳳凰也一起回來。

“我今天的心情可是不太好啊。”鳳姬在中間的位置坐了下來,用手揉著眼睛,臉色陰沉的可怕,無聲冷笑著,“一大早就被霜天鳳凰吵醒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正想親自去找她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一下樓又被你們吵得心煩意亂,你們剛纔再說什麼……要造一個花園把這小丫頭種進去看她會不會長出花來是嗎?”

眾人麵麵相覷不敢回話,皆是目瞪口呆的倒吸一口寒氣——不對勁啊,這個女人前幾天隻是靜靜的在一旁喝茶,擅自打擾的人會被她直接打斷腿丟出去,可就算如此,那張貌若天仙的臉還是會讓人趨之若鶩,怎麼今天一開口就有一種寒從心起的不詳預感,是真的讓人不敢靠近一分,宛如萬丈深淵一眼看不到底!

鳳姬咬著嘴唇,腦子裡亂成一團,看也不看麵前一群嚇破膽的人,用手托著下巴用力的揉臉。

在片刻之前,霜天鳳凰忽然來和她告彆,三聖靈將重回落雪穀,不再插手飛垣之事。

鳳姬長長吐了口氣,不知該生氣還是該歎息,那個該死的雲瀟到底又乾了些什麼!她竟然能把三聖靈氣走,她可真是個了不起的“天才”。

“今、今兒還是不玩了,早些回家休息、休息……”有人嬉皮笑臉的試探了一句,好聲好氣的道,“鳳姑娘心情不好,那就算了……大夥散吧。”

“都坐下。”鳳姬抬起眼睛,冷聲命令,“你們不是準備造個花園嗎?這麼急著走,花園怎麼辦?都坐好了彆動。”

“鳳姬大人……”秦姿暗暗心驚,小心的湊過去壓低聲音勸道,“這群人平時囂張跋扈慣了,一時半會是改不了的,而且他們……他們都是些有頭有臉的人物,冒然得罪了會引來很多麻煩,還是彆……”

“明溪不是已經廢除舊令了嗎?這麼目無王法,是連你們的王也不放在眼裡?”鳳姬冷笑著,直呼當今聖上的名諱,抬起頭一一掃過眼前,“我今天就要好好教教他們,讓他們今後都不敢再將異族人視為草芥玩物。”

“鳳姬大人!”秦姿臉色驚變,冇等她再說什麼,樓上傳來一聲輕咳,江樓主披著單薄的睡衣笑吟吟的依靠在憑欄上,衝她輕輕做了個噓聲的手勢。

2016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夜燼天下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