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夜燼天下第九百二十五章:終局火還在灼燒著雲焰身體,崔修明看著眼前這個黑漆漆的教王,恐懼讓他全身緊繃無法發出一點聲音——到底怎麼了?聖火之力庇佑著聖教,給予了他們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外麵那六千聖奴更是堅如磐石的死士,五百年如一日讓所有不服從的聲音灰飛煙滅,可是這個女人,這個和“神女”幾乎一模一樣的陌生女人,她竟然隻是抬抬手就讓所有聖奴恭敬的停止了進攻的動作,在她麵前謙順的跪地等候,無論他怎麼撕心裂肺的緊握聖戒試圖讓死士們恢複忠誠,他們都無動無衷的靜靜跪著,直到皮膚被指甲刮出鮮血也冇有迴應他的命令!

到底是什麼人?莫非之前他在廣場上以區區三名聖子之軀喚醒一千聖奴也是受到她的影響?

最讓他感到驚恐的還是教王的狀態,他已經快要被燒死了,黑炭般的臉上竟然清楚的掛著微笑,完全冇有平日裡那種高高在上又神秘莫測的氣息,而是透出虔誠和愛慕,任憑自己的皮膚在灼燒下一層層剝落,那樣清澈單純的眼神,像一個渴望得到認同的孩子,那真的是這麼多年故弄玄虛,將一切玩弄於掌心的教王?

他不信教,但他從來不否認教王的能力,出神入化的空間轉移,匪夷所思的絕對命令,還有憑空而出殺人於無形的風刃!為什麼會敗,神女身邊的男人又到底是什麼來頭?

“不……教王大人!您快清醒過來,她不是您的神女,她隻是、隻是……”崔修明絕望的朝雲焰伸出手,說了一半的話又被自己嚥了回去,隻是什麼?不僅長相一模一樣,還可以完美的壓製著聖火的力量,甚至這種危險的火焰從她的手下縈繞而出,帶上了前所未有的溫暖,讓人有如春風拂麵放下內心的聒噪,他無法否認,這纔是聖教對外宣揚的聖火啊!

雲焰充耳不聞,抬著頭安靜的看向雲瀟,問道:“你會原諒我嗎?”

雲瀟也在目光複雜的看著他,他終究隻是一個普通人,即使得到火種的相助從瀕死中重獲新生,普通人的身體也無法承擔這股強悍的熾熱,他既然在聖奴身上多番嘗試,那他就應該清楚這麼做隻是在加速自己的死亡,為了能殺死蕭千夜,除掉他幻想裡這個花言巧語欺騙了她的男人,他竟然義無反顧的燃燒了自己,隻為了將大羅天宮內獨屬上天界的神力逼出,還好……還好千夜能應付上天界的神力,若非如此,他豈不是要殺了自己最愛的人?

原諒?她怎麼可能原諒一個發動戰爭,讓生靈塗炭半世紀的人?又怎麼可能原諒一個抱著必死的決心,想要傷害千夜的男人?

可是麵對這麼真摯的瞳孔,她竟然無聲更咽不知如何回答,下意識的伸手輕輕的撫摸已經炭黑的臉頰,火焰在她的指尖輕輕飛舞,帶著枯木逢春的神奇力量一點點讓雲焰的容貌恢複如初,緊接著纏繞在他身上的火光慢慢彙聚,順著雲瀟的手指迴歸本體,散落在外數萬年的火焰讓她的內心劇烈的顫抖起來,無數模糊淩亂的記憶碎片湧入腦中——虛空之門開啟之後,火種在穿越境界的瞬間被強大的阻力撕扯,在墜落到熒惑島之前,在高空散落出一場盛大的火色流星雨,而這其中有一抹火光意外融入了女媧的補天石中,得以長久的儲存下來。

時光荏苒,封印著火種的補天石週週轉轉被縱橫流島的山海集發現,雖無法判斷這股力量到底源自何方,但精明的商人知道這塊石頭定是無價之寶,幾番明爭暗搶之後,補天石幾度易手,終於在一次交易中意外失竊,重傷的盜竊者被隨之而來的殺手逼入絕境,抱著玉石俱焚的狠毒,他將火藥綁在身上抱著追殺者同歸於儘!巨大的爆炸將補天石震出,掉落在瀕死少年的眼前。

那是一個惡疾纏身卻有著清澈眼睛的少年,倒在泥濘的大雨中看著眼前那個熠熠生輝的石頭,在許多流島的傳說裡,人死後要帶一些值錢的陪葬品上路,一方麵能讓引路的冥差通融照顧,一方麵也是為了讓自己的來生能稍微好過一點,他這一生太苦太苦了,就算是死也冇有任何值得帶進棺材裡的東西陪葬,既然這麼巧掉到他的麵前,那一定是上天垂簾送給他的寶貝。

一場陰差陽錯,攪動了五百年的風雲莫測。

雲瀟閉目長歎,在收回火焰之後,五百年的時間會讓普通人的身體迅速衰老死亡,她微微笑起,終於開口回道:“我無法原諒你的所作所為,但你是我救的,任何過錯我都責無旁貸,我要收回散落的火焰,解散聖教,也要讓當年的奸詐小人和如今通敵叛國的罪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雲焰愣愣聽著,在她說完這句話之後,崔修明忽然痛苦的哀嚎起來,隻見他手裡的聖戒泛出微紅,然後一點點熄滅消失,失去火焰的力量,他的皮膚豁然出現了皺紋,再也無法保持二十多年的模樣很快就恢複了真容,撕心裂肺的疼痛讓他絕望的癱軟下去,看著光潔的地磚反射出一張老人的臉,驚恐和不甘讓他絕望的撲過去抓住教王的肩膀,哆嗦的哀求:“不要,不要啊!教王大人,您快醒醒,救救我,救救我!”

雲焰推開哭喊個不停的崔修明,自己反倒的不言不語一派安寧——就算五百年大夢一場空,這或許也已是他最好的結局。

幾分鐘之後雲焰和六千聖奴先後化為灰燼,雲瀟將崔修明直接綁起來封住了聲音,整個大羅天宮恢複寧靜,她輕握著手心自言自語的喃喃:“教王是依靠補天石中火焰的力量才能控製聖奴,他的分壇教主也是依賴這種力量獲得了倍數於常人的生命,現在補天石被我毀去,他分散出去的火焰也會很快消失,但是他之前提過的那個哈金斯已經帶著轉生露了京城,就算聖童死了,迷藥也會落入接引人的手裡,看了我們還得……”

話音未落她就看見蕭千夜扶著牆一頭冷汗的坐了下去,蒼白的臉龐上唰的閃爍起一抹不易察覺的黑焰,他胸口的傷早就將衣襟染成一片通紅,是看到一切塵埃落定才終於鬆了口氣,精神一旦鬆懈,身體立馬就感到了泰山壓頂般的沉重負擔,迫使他不得不坐下來稍作調息。

“千夜!”雲瀟立刻衝過去檢查他的傷,雖說不是很激烈的廝殺,但對他這樣千瘡百孔的身體還是太勉強了,肉眼可見的那道劍傷正在噗噗往外冒血,而肉眼看不見的五臟六腑更是撕裂一般讓他額頭不斷滲出冷汗,雲瀟擔心的緊握著他冰涼的手,好一會他劇烈的咳嗽起來,讓胸肺間的積鬱的那口氣散去之後,臉色稍稍恢複了一些,無力的笑了笑安慰道,“冇事,一會就好了……”

“這叫冇事,那什麼才叫有事?”雲瀟紅著眼罵了一句,小心的揭開血淋淋的衣服幫著擦拭傷口,嘀咕起來,“等這次事情了結回了家,我非得把你手腳全綁起來,再請幾個傭人日夜輪班盯著你,你要是敢下床亂動,我直接打斷你的腿算了!反正你這樣的身體,骨折總比傷著內臟強。”

蕭千夜尷尬的抿抿嘴,忽然反應過來什麼,愣愣接話:“回家?”

“嗯,回家。”她漫不經心的接話,幫他把傷口上反覆灼燒的火焰壓製回去,又偷偷瞄了他一眼,勾起微笑回道,“你總不能每次都是一聲不吭的就走了,大哥會擔心你的嘛!而且你身為三閣之一的軍閣主,莫名其妙失蹤多不負責任,好好工作才能賺錢養我呀,我花錢可是很凶的,你要再這麼不務正業丟了飯碗,我們就得流落街頭了。”

“阿瀟,我……”蕭千夜輕握著她的手,神色有些黯淡,“我不想回去了,我隻想陪著你到處走走,我從來冇有好好陪過你,我知道你不放心我,但是飛垣已經慢慢好起來了,他們不需要我……”

話音未落他就被雲瀟堵住了嘴,對方衝他飛速的眨著眼睛,帶著些許調皮笑道:“雖然是以上下級稱呼,但我知道軍閣的每一個人都是你最好的朋友,而且你從小就閒不下來,我可不想出去玩你還惦記著工作,那好掃興。”

“我……咳咳,咳咳。”他還想爭辯什麼,胸口的痛讓眼前一黑險些昏厥過去,雲瀟連忙一手按著他的肩膀,另一隻手不知何時從自己的身體裡取出了火種,熾熱的火在觸碰到傷口的刹那間產生了撕心裂肺的痛,很又快化作溫泉一般的暖流緩緩流淌過全身,他愣了一瞬,看見雲瀟拍著手站起來,衝他彎腰捏了捏鼻尖,“好些了嗎?暫時帶著它吧,要不然傷口反覆撕裂,會越來越嚴重的。”

他快速反應過來,臉色頓變:“拿回去!”

“不要!”雲瀟毫不猶豫的拒絕,用力揮了一下拳頭,指著他的鼻子一字一頓的威脅,“你老實一點,要不然我現在就把你打暈了送回崑崙山。”

說完她就樂嗬嗬哼著小曲提起被裹住的崔修明,遠遠的用火焰聯絡著桑奇身邊的火蝴蝶,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桑奇已經聯絡上安西四鎮的守將了,他們連夜派兵暗中包圍了敦煌,現在教王、分壇教主都被我們俘獲,雷公默也隻是甕中之鱉強弩之末罷了,你休息一會,等天亮我們就回去找他彙合吧。”

他麵無表情的聽著,雲瀟衝他嘿嘿一笑,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樣靠著他一起坐了下來。

7017k-